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人生感悟 >

残暴下的无奈

时间:2014-12-13 22:02 点击:
抽刀光,闪剑影,取首级,仰天长啸; 血溅袍,尸蹭甲,马踏城,俯身短兵相交; 百战胜,夺天下,回首望,横尸四野悲凉。题记 话说起起残暴,或许无人比得上秦始

抽刀光,闪剑影,取首级,仰天长啸;

血溅袍,尸蹭甲,马踏城,俯身短兵相交;

百战胜,夺天下,回首望,横尸四野悲凉。——题记

话说起起残暴,或许无人比得上秦始皇,但在我们的印象中,他对于我们,不过是从历史教科书中蹿出的一个暴君角色,恍恍惚惚,隐隐约约面目不清的没心没肺的人。

他奢侈,修建了豪华的阿房宫,巨大的骊山陵墓;他丧尽天良,车裂假父,囊扑、棒杀二弟,逼疯母亲,甚至一杯毒酒鸩死了生身父亲;在儒学大师的劝导下,他业火攻心,焚书坑儒……如此天地人神共诸之的滔天大罪令人闻之胆寒。可又有多少人晓得,他只不过是一个不小心投错胎的可怜小孩。

或许是他的恶贯满盈蒙蔽了他们的双眼,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少年嬴政是一个缺少父爱的可怜人。他是秦国的太子,但他身世不明,父王子楚从来没有关心过他,街上喋喋不休的童谣里他是吕不韦的儿子,更有甚者,点着他的鼻头骂他“杂种”。

也确实,童谣里讲述了一个事实但他却不曾知道,他还是愿意渴求那一份靠谱的爱,而不是君臣之情。对父爱的渴求令他产生梦幻,很幸运,在梦幻里他找的的父亲是进场陪他玩耍的吕不韦,他只能在心中默念:“或许就是吕不韦吧!”

母亲教导他,要尊敬老臣,他称吕不韦为“仲父”,一句“仲父”叫出了无奈,也叫出了一个尴尬的事实。他对吕不韦爱也有,恨也有,但他不确定,更不能认吕不韦为父亲。他一面反抗吕不韦,又最关心吕不韦对他的评价。

吕不韦的《吕氏春秋》他彻夜通读,吕不韦请的儒士他也略听几句,但当社会的压力一次又一次地压向他,身边的儒生烦人的唠叨,他纠结了,饮鸩毒死吕不韦,是他心头担不住重压的结果,但也是对父亲就是吕不韦的一种默认。

至于母亲,嬴政从小都与母亲相依为命,可母亲当上太后就变了,变得残忍、刻薄。嬴政十五岁时,她就淫乱宫闱,逼吕不韦为她找一个男人。吕不韦无奈,在大街上找了一个流氓——一个叫嫪毐的有野心的流氓。

母亲从此忘了他,一心与嫪毐生孩子,嫪毐野心越来越大,竟想杀了嬴政立成蛟为王。当然,嬴政还是不知道,为了母亲把一个要杀害他,又无功绩的男人封为了长信侯,且食邑千户。连母亲都不告诉他真相,更未加以阻止。

直到他中了毒计才接受到爱妻芳芷的血书提醒。他,失望了,彻底的失望了,当丑陋在他面前完全地暴露,天下或许没有可信的人了吧!就连母亲都不在意他,甚至连保护他的意识都没有。看到芳芷为了他被人毒害时候痛苦的神情,他的心软了,想流泪,却又欲哭无泪,他已没有泪水了,天下人的背叛烧干了他的泪,烧干了他的同情心,他再也没有软肋和值得悲伤的事了。

他不愿再去寻找父亲,他不需要父亲了,他要做一个伟大的男人,做天下人的父亲,他要管教天下!他决定当一个暴君,顺者昌,昌者皆视为奴;逆者亡,亡者全族同罪,法家的苛刻被他发挥到了极致,嗜血成性已成必然,连破六国,一统天下。

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在他看似威严的面目下,他的宠臣赵高和二皇子胡亥勾结在一起,一举夺过大皇子扶苏的政权,他在临死前怒而言不得。

还记得他长叹一声:“吕不韦究竟是不是我的父亲呢?”回荡在大殿。或许,来世他将会做一个被父爱包围的辛福小孩吧!

QQ:1434696763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