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心理 > 压力测试题 >

一次心理测试引发的官司

时间:2018-01-07 11:34 点击:
京西学校是一所纯国际学校,在心理咨询方面的倾向和国内学校有所不同,但我国从小学至高校的“心理咨询室”遍地开花。虽然心理教育的集体取向极强,但是单独咨询

  北京京西国际学校是国内备受推崇的国际学校之一,偏向欧式的教育方式、偏向美式的管理方式,让许多中国家长心生向往。不过,京西学校自2013年来,却卷入了一起侵害学生人格权的诉讼之中。今年2月底,京西学校站在被告席上。校内心理咨询师为一名美籍初中生所作的“自杀及他杀倾向性测试”,饱受社会争议。

  京西学校是一所纯国际学校,在心理咨询方面的倾向和国内学校有所不同,但我国从小学至高校的“心理咨询室”遍地开花。虽然心理教育的集体取向极强,但是单独咨询的个人取向依然存在。京西学校的纠纷让更多的中国家长意识到,经常被视为“思想品德教育”的心理咨询,其实还有另外一道“单独咨询界限”的边界。

  心理测试导致退学

  2013年7月,15岁的美籍初中生哈利以人格权被侵害为由,将京西学校诉至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索赔经济损失及精神抚慰金共计600万元。哈利母亲在起诉书中称,哈利从2009年起在京西学校初中部就读。2013年1月,学校以哈利缺课以及与同学关系处理不当为由,在未征得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给孩子做了“自杀及他杀倾向性测试”。此后,学校以此测试结果为依据要求哈利退学。

  今年2月底,朝阳区法院第一次开庭。除了一次短暂的休庭,这次开庭从上午10点15分,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半。

  庭上,哈利的母亲情绪十分激动,“学校的心理辅导老师克里斯和哈利面对面,问他 你想杀人吗? 孩子说, 不想。 真的吗? 孩子说 真的。 你要说实话! 等等封闭式词语,逼迫孩子最终说 是 ,诱导孩子承认有 自杀 和 杀人 倾向。”学校以该测试结果为依据,要求孩子退学。随后,家长带孩子到其指定的北京和睦家医院进行专业心理评估。一个月后,评估结果只是怀疑哈利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

  这里交代一下:所谓阿斯伯格综合征,是一种主要以人际交往和语言交往困难,局限而异常的兴趣刻板行为模式为特征的神经系统发育障碍性疾病。不过,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大部分都有正常、甚至高于正常水平的智商,英国的历史名人传记研究者推断牛顿、爱因斯坦、米开朗琪罗、比尔·盖茨、约翰·纳什等智商超群的人,都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

  哈利的母亲称,哈利是一个很正常的孩子,在美国读幼儿园和小学时还当过班长,他只是有些内向,不爱说话。被“测试”出有自杀和他杀倾向后,孩子暴怒,一直称“学校在骗人”。后来阿斯伯格综合征的评估结果出来后,哈利认为自己可以重返学校,但依然被学校拒绝。哈利长达4个月无学可上,精神受损,在家砸东西,说学校在骗人。

  哈利的邻居吕女士出庭作证,认为这次心理测试和退学给哈利带来了恶劣的影响,“哈利是个很正常、有耐心、细心的孩子,曾给我9岁的女儿做过英语家教,我们都很喜欢他。”但自从他被禁止上学后,“就天天待在家,也不搭理人了。有次路上我看见他和他打招呼,他溜着墙根就走了。去年暑假,他从美国回来后和我遛了一次狗,我感到他说的话很负面,以前他说话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他还没有迈过这个坎儿。”

  哈利的母亲说,因为国际学校在接收学生时会参考前一学校的推荐信,最终,家长只得根据该校的推荐,送孩子到美国一所特殊学校就读,以医疗孩子受到的心理伤害。从去年4月份至今,哈利所花掉的心理治疗费、交通费等已超100万元,哈利还需继续留美学习,大致需要500万元。考虑到家长也要承担一部分,哈利母亲将经济索赔定为300万元。“京西学校对哈利进行的自杀和他杀倾向性测试,对孩子的损害可能是终身的,不可逆的。如果在美国,标的应远在500万元以上。”

  面对哈利的指控,被告律师辩称,京西学校对原告没有任何侵权行为。在2013年1月11日,是哈利主动找到心理辅导老师克里斯谈话。哈利平时情绪低沉,总是逃课,和同学关系不好,克里斯和他谈话也只有半个小时,了解到他有自杀和他杀倾向。克里斯还建议他去作专业评估。

  克里斯认为自己对哈利所进行的测试是正确的,是为了学校的老师和孩子们的安全着想。他的问题主要涉及到是否想伤害自己和别人、是否有伤害他人的具体计划,“这是一个正常的问题,在美国也常这样问。”鉴于测试结果显示哈利具有危害性,学校才建议家长带他到专业的机构去测试,以确定他危险的等级。

  京西学校称,学校也从未要求哈利退学,只是考虑国内并没有该类心理治疗的专业机构,这才建议哈利转学,并为他推荐了学校、出具了转学手续,已经尽到了一个教育主体的义务。

  资质模糊和原则缺失

  针对这一案件,“关于学校能否对在校学生作心理测试以及如何组织测试的问题,目前我国现行的教育法律并没有规定。但从常识上看,心理测试是一个很专业、很严肃的问题,尤其是在它被用作一种对未成年学生的教育手段时更是如此。我们有理由要求,校内咨询教师应该具有心理咨询师的资质。”教育法专家、著有《教育律师的忠告:例说中小幼教师必知的75条法规》一书的雷思明告诉记者。

  我国对心理咨询的规范较晚,2000年以后,心理咨询才被视为一种正规的治疗,其从业人员必须要具备心理学、教育学、医学其中之一的本科学历,并要通过国家人社部的专门考试。不过,校内的心理咨询老师却并没有被硬性规定必须要有此资质。由于中国心理健康教育最早从思想政治教育中分化而来,早期的心理咨询老师主要来自于思想政治教育队伍。随着心理健康教育专业化的建设,有许多心理学毕业生进入了这支队伍,他们中的大部分拥有心理学专业学位,少部分由思想政治教育背景转岗而来,都接受过上岗心理咨询训练。不过,“除少量的精神科研究生,还有部分临床医生参与卫生部组织的心理治疗师资格考试外,很多人并没有受过严格的临床专业训练。”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理咨询室郑建民医生认为。

  由此,中国学校的心理咨询室,主要工作在于提供心理健康教育,如课程、讲座、学生活动等,其次才是提供心理咨询。这使得中国学校的心理咨询注重集体主义取向,即面对整个学生群体,但专业心理咨询师必须要遵守的职业道德却常被忽略。

  山东理工大学副教授、心理学博士张爱莲调查了145名有从业经验的人员,发现其职业伦理意识总体较强,但在知情同意方面意识较弱。比如“不向来访者透露测试目的”、“未经来访者同意进行录音”、“不向来访者说明保密原则受限的情况”、“向自己的学生或被督导者提供咨询”等。广州向日葵心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强调,保密原则必须在第一次咨询时就要告知咨询对象,其信息和档案除法律要求外不会外泄,“同时也要告知几种保密受限的情况,如咨询对象有杀人和自杀倾向、咨询师有证据假设儿童、老人受到了虐待和伤害,不过这种信息暴露也必须针对相关的机关和部门,向社会公开会造成对当事人的二次伤害。”

  “结果论”的手段受到抨击

  张爱莲认为,在中国学校里,对学生自愿接受心理辅导、对测试结果的看法与处理方式、请家长及老师协助工作时的表达方式和权限管理都有待加强。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