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星座 >

我的星座课

时间:2018-01-10 23:37 点击:
几年前,我本来打算到瑞士荣格学院修心理分析课程,在漫长的报名准备过程中,我重读了《荣格传》,然后,我突然转个弯,从此,没去苏黎世,有一段时日,都在认真

几年前,我本来打算到瑞士荣格学院修心理分析课程,在漫长的报名准备过程中,我重读了《荣格传》,然后,我突然转个弯,从此,没去苏黎世,有一段时日,都在认真学星座学。

原标题:我的星座

我的星座课

陈玉慧[旅欧台湾作家]

几年前,我本来打算到瑞士荣格学院修心理分析课程,在漫长的报名准备过程中,我重读了《荣格传》,然后,我突然转个弯,从此,没去苏黎世,有一段时日,都在认真学星座学。

荣格一度是心理分析始祖弗洛伊德的接班人,后来二人分道扬镳,他曾给弗洛伊德写过许多信,他在一封信上说,他从星座命盘上看出许多他原本没看到的心理问题,他甚至开始为他的治疗对象做星座统计。

荣格这封信是他们分裂的主因,他一些有关神秘学的理论多年后也成为许多正统心理学家攻击他的原因之一。

但是我跟随了他。

我先是去参加丽兹格林的论坛,她是一名靠近荣格的星座专家。随后,我到一所星座学院报名,这所学院位于慕尼黑一栋豪华花园住宅的地下室,几个月内,有好几个周末,我都坐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教室里学星座学。

也不知我哪来这么大的劲?

学院的老师都是星座专家,他们不停地发讲义,仔细讲解,下课还会回答问题。他们教的是胡伯派系,只有上完全部的课程,才会发下文凭,在我修完几堂课前,我便开始挑剔起老师了。

那时我认为这些德国老师过于强调星座面向与细节,并无强烈及足够的情绪意象,这种学习使我知道,如果在这些细节内打转,星座学便不会让我们知道更多。

事实上,在几个月的课程后,就像我其他的学习一样,我虽深为沉迷,但我亦知:我不会成为星座专家。星座学只是我靠近荣格的方式,只是我认识自己的方法。

陈玉慧

我的星座课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