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话语 > 鼓励的话 >

你真的看懂《大空头》了么?背后投资中血淋淋的真相

时间:2018-03-06 10:51 点击:
2008年席卷全球大多数市场的次贷危机,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而取材于真实事件《大空头》一书(后来被好莱坞改编为传奇剧情片),将金融危机前后,人性的贪婪,狡

  2008年席卷全球大多数市场的次贷危机,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而取材于真实事件《大空头》一书(后来被好莱坞改编为传奇剧情片),将金融危机前后,人性的贪婪,狡诈,疯狂展现得淋漓尽致,也促使人们反思,这样的危机真的是无法避免的么?

  如今距离那场危机已经过去了10年,全球的金融市场早已今非昔比,特别是国内市场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同时风险也在指数上升,这才有了去年一年监管层的重拳出击。

  重温这部电影,不禁让人悟出这样一个现实:《大空头》的正确评价,来自于我们生活的当下,来自于我们生活的现实,里面揭示的一些问题,在当前国内没法回避。希望文章能对大家有帮助。

  

你真的看懂《大空头》了么?背后揭示的是投资中血淋淋的真相

  正文:

  次贷危机已经过去了 9 年,随着电影《大空头》的热映,人们又开始重新讨论这个话题。笔者很早就读完了原著,现在也跟风写一篇不是影评的影评,不谈电影中的情节和表演,只谈那场决战中的人物、背景和故事,这不仅是在回顾过去,更重要的是在当下扑朔迷离的宏观环境下,增强对大势的判断,避免落入从众的窠臼。

  《大空头》电影中刻画了四路做空次贷的团队,分别是:① Scion Capital 的基金经理 Michael Burry ② 德意志银行交易员 Greg LiPPmann,电影中改名叫 Jared Vannett ③ FrontPoint Partners LLC 的 Steve Eisman,电影中改叫 Mark Baum ④ Cornwall Capital 的 Jamie Mai、Charlie Ledley 和 Ben Hockett。

  这四路人马最后的获益如何呢?Michael Burry 的基金以 6 亿的规模在 2007 年为投资者赚取了 7.5 亿美金;Greg Lippmann 并非投资者,而是做空工具 CDS 的交易员和做市者,他 2007 年领取了 4700 万美金奖金;两个小伙子 Jamie 和 Charlie 的 Cornwall Capital 获利 8000 万美元,数额不大,但考虑到他们只有 3000 万美金的本金,这个回报也是非常可观的;Steve Eisman 赚了多少钱没有具体披露,但他的基金最大规模有 15 亿美元,基金在 2007 和 2008 年的收益应该跟 Burry 的基金差不多或略少。综合起来,四路人马一共赚到了不到 20 亿美金。

  20 亿美金,在普通人看来是天文数字,尤其这还是在哀鸿遍野的 2007 年实现的,但事实上,20 亿美元只是真正“大空头”John Paulson 赚的钱的零头。作为史上最大的空头,Paulson 的基金公司 Paulson&;Co.在 2007 年通过做空 CDO(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担保债务凭证)赚了 120 亿美金,在 2008 年又通过做空银行赚了超过 80 亿美元。另外,对冲基金领域其他一些投资人,也低调地通过做空来牟利。例如,Harbinger Capital Partners 的 Philip Falcone,也听了 Greg Lippmann 对 CDS 的讲解和推销,与电影中 Mark Baum 团队对 Jared Vannett 不断地质疑和喊叫相反,Falcone 立即大笔买入 10 亿美金以上的 CDS,两只主要基金 2007 年收益率均超过 100%。另外,投资大师索罗斯,通过他的侄子彼得索罗斯(跟 Paulson 是朋友)约 Paulson 进行午餐,了解其投资思路后也开始做空次贷,在 2007 年年底的三个月中也同样获利数十亿美金。下图为主要对冲基金 2007 年表现(考虑规模,统计不完全),其中标黄色的均为 Paulson&;Co.的产品。

  

你真的看懂《大空头》了么?背后揭示的是投资中血淋淋的真相

  主要对冲基金 2007 年表现

  John Paulson 整个做空次贷的过程,在《The Greatest Trade Ever》中被描述的很详细,整个做空过程,就是一个“假设 - 论证 - 筹资 - 下注 - 等待 - 收割”的全部过程,是一套经典的对冲基金运作流程。Paulson 上百亿美金的利润,绝非运气跟偶然,而是步步为营运筹帷幄的过程。这次史上最大的做空,其实可以从一张简单的图表开始说起。

  在次贷危机之前,John Paulson 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对冲基金经理,长期游离于华尔街之外,他接近 40 岁才成立自己的基金,经过 10 年的跌跌撞撞,2003 年公司管理资产规模达到 15 亿美元,论规模只能算是无名之辈。Paulson 身上也很难看出对冲基金大佬的影子,他出差坐经济舱、调研坐最后排、向上市公司提问时毕恭毕敬,45 岁第一次结婚,对象是自己的女助手。无论是与众多华尔街少年得志的俊才相比,还是与住在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镇上的对冲基金大佬相比,Paulson 都看起来默默无闻。跟 Steve Eisman 长期浸淫在次级抵押债券行业中不同,Paulson 的基金公司前期主要做并购交易,对房地产几乎没有涉猎,在他的老朋友 Paolo Pellegrini 给他打那个求职电话之前,Paulson 对房地产泡沫的理解,仅限于在房价飞涨的 2004 年将自己在南安普顿的房子卖掉,改成租房住。

  Paolo Pellegrini 是 John Paulson 在哈佛商学院的同学,个人经历曲折。在入职 Paulson&;Co.之前,Pellegrini 已经两次离婚两次被解雇了,除了离婚得来的 30 万美元,几乎没有什么积蓄。Paulson 只能提供给他一个初级分析师的职位,但他仍然感激不尽,每天起早贪黑,跟比他小 20 岁的同事一样在格子间里做着分析和研究。在 2004 年的 10 月,Pellegrini 在走廊里拦下了 Paulson,第一次向他建议,用一个叫做 CDS(Credit Default Swap,信用违约互换)的完美工具,来做空美国房地产。

  

你真的看懂《大空头》了么?背后揭示的是投资中血淋淋的真相

  对于一个成熟的投资人,任何一次重注,都需要考虑两个因素:确定性和收益比。对于前者,需要扎实严格的基本面分析,对于后者,需要考量时机与工具。美国房地产价格,自大萧条以来就没有在全国范围内下跌过,“房价永远涨”深入人心(听起来很耳熟?),在次贷危机之前,很少有人敢去说美国房价会跌,遑论下重注去做空它。

  为了验证自己的假设,Pellegrini 和同事一起做了大量基础的研究,最终汇总的结果就是一张简单的图表:自 1975 年以来剔除通胀的美国房价指数。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