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散文诗 >

散文诗一束

时间:2018-05-01 17:38 点击:
散文诗一束 蟾蜍,檐下,沉默,

雪的野梅,是一枝冰雕,一枝火焰,一枝冬国的梦,无有伤口的一瓣瓣从枝柯崩出的血。

冷吗?

不冷!

梅的内内外外,火的品格……

语于鸟

有鸟,栖破旧的巢。叶落枝断时,正是风雨飘摇岌岌乎危及旧巢之时。

鸟,

从不想迁入红楼的檐下

耕子语于鸟:楼的檐下,非檐下之鸟笼也!

鸟曰:住自己的破巢,自己是自己的主人……

萤之夜

夜,从未以漆黑去漆黑萤的燃烧之火。萤,未曾以己之火点燃起燎原之火去焚烧黑夜。

在草叶摇曳的水边,黑夜与萤,以夜之暗与萤之光,营造了秋之夜的美丽……

沉默的礁石

不是不沉默,也不是半沉默,是从不言语的沉默。

梦,

也沉默。

沉默,留在从不沉默的动荡的水边,让不愿沉默的澎湃,喧嚣出不沉默的泡沫……

黑白时光

白在黑中。白在黑的雨中,恍惚出一种欲出之于黑的白的光泽。

黑在白中。黑在白的影之隐约中,让草木听出一种太阳的声音。

何样的白,是灵魂的焰光。

何样的黑,

才是鬼魅一样的梦……

用同样单一的声调,度过同样感到酷热于单调的夏。

不是咏叹什么?也不是述说什么?只是在这单调的夏,嘶叫出蝉自己的单调的感觉。

耕子曰:无蝉的单调。

夏,便真的单调了……

看 鸟

坐在飞不起的石上看鸟的自由的飞。

看久了,自己便觉在伴鸟飞去。鸟的翅,能载起我远飞的梦么?

石,安于石的沉重,

从未想过自己鸟一般飞起来……

落在并缀在野草的叶上。一串阿斯特皇冠上的珍珠。

珍珠落入泥土,并非是雨有意在隐遁自己灵的光辉。新生的野草之叶从泥土又一次萌出时,似觉是雨的复活。

再一次的雨,再一次落在草的叶上。

又觉这是草叶托起的雨的旧梦……

鸟,从瓦檐飞归山林的巢。蝙蝠,驮着暮色从山野飞回瓦檐。

瓦檐看着山外远天,星星亮了。

山,看着瓦檐下的泥窗,

小灯一盏,正在点亮……

崖上老藤

藤,攀缘崖壁的岁月,缠绕出一种既古典又先锋的文字。文字,并非在记叙崖的峥嵘、崖的灵秀或崖的不朽,是在用自己独有的狂草写自己的韧性、耐力,及面对的四季风雨。

却忘了,崖,

是自己依附的背景……

鸟的生涯

斑斓羽翎,天赐。天籁之音,是鸟独有的。天下之富庶或荒寒,随其在自己的翅下风起风落。

沧海,桑田。沧海桑田,不是鸟世界的沧海桑田。

鸟的梦,在

自由之天空……

蟾 蜍

叩访蟾蜍。

不厌弃蟾蜍瘰疬遍体衣衫百衲。寂寞的夜,不听月下鹧鸪,听蟾蜍生命之鼓。

苦蝉,又何以不随我叩访蟾蜍。

喑哑的蝉音,

叩访我几近蟾蜍的命运……

土墙上的火

疯狂的火焰,血的颜色,硝烟的爆裂的声音。焚烧土城的土墙土壁土的门窗,一烧十年。

悲凉的是土墙下悲吟的小虫。

小虫,

听土墙内我之悲凉一曲……

netease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