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短文 > 生活常识 >

王晋:强硬派内贾德,给自己挖了好大的坑

时间:2018-05-24 17:19 点击:
除了在第二个任期与“革命卫队”关系紧张意外,内贾德与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关系也并不融洽。通过干预内贾德亲家公马沙伊以及伊朗情报部长海达尔·穆斯利希的

作为伊朗国内著名的强硬派政客,内贾德在2013年卸任总统之后,遭遇了自己政治生涯的“滑铁卢”。根据沙特媒体《阿拉伯新闻》的报道,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下令,内贾德已经被软禁在家中。尽管报道的真实性仍然存疑,但是内贾德与哈梅内伊以及“伊斯兰革命卫队”之间的矛盾,已经并不是什么新闻。

执拗的内贾德

我犹豫了许久,要不要用“政治强人”这个词汇来形容内贾德,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词汇,转而用“执拗”来形容内贾德。“政治强人”无论在学术还是社会表述上,其前提往往是这名政治人物需要能够“一言九鼎”,至少在一个国家或者政治体系内部“说话算数”,而在伊朗独特的政治结构下,曾经担任过两届伊朗总统的内贾德,显然并不具备这一特质。

但是内贾德自己却在很多内政外交问题上非常强硬,也有着坚定不移的特质,而这种特质在伊朗独特的政治体系下,也使他得罪了不少人,因此“执拗”这个词汇,可能更加符合内贾德的特点。

王晋:强硬派内贾德,给自己挖了好大的坑

伊朗前总统内贾德

外界对于内贾德的印象,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他在伊朗核问题上的强硬,以及自己的口无遮拦。比如内贾德曾经公开表示,要“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而这也成为了以色列政客和国内学者高呼“伊朗威胁论”的重要理由;内贾德还表示,伊朗国内“没有同性恋”,引得国际舆论一片哗然,毕竟伊朗国内同性恋群体的境遇长期以来就是一个敏感而复杂的议题。

内贾德执政的八年,在政治上是十分强硬的八年。伊朗与美国和国际社会举行的核谈判,并没有能够实现突破,美国主导的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愈发激烈,伊朗国内遭受的经济困境也愈发严重,民众失业率居高不下,通胀率持续在两位数(甚至在2013年内贾德卸任时,通胀率高达33%),社会腐败不断滋生和蔓延。

对于内贾德来说,八年的执政生涯,却让自己与国内诸多政治力量关系紧张。出身于强硬派的内贾德,之所以能够登上总统职务,离不开国内强硬派团体“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支持,以及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默许。

但是在第二个任期(2009-2013),内贾德与“伊斯兰革命卫队”渐行渐远,他曾希望能够约束“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伊朗国内的影响力,通过加强边境管控和非法洗钱、偷税漏税和走私,遏制“革命卫队”下属的企业对于伊朗经济基础的影响。而这与“革命卫队”之间出现了矛盾和冲突,导致了“革命卫队”为代表的强硬派与内贾德关系的紧张。

体制的挑战者

内贾德与“革命卫队”的矛盾,可以追述到2011年,当时内贾德为了提振经济,亟需在伊朗国内肃清腐败,打击走私,但由于伊朗独特的政治制度限制,内贾德发现自己的诸多措施往往受到来自于其他机构的巨大干扰。

2011年中旬,内贾德通过自己的办公室发布消息,批评“某些机构”“滥用职权”“走私香烟”,而这被外部媒体解读为内贾德对于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批评。长期以来,“革命卫队”为了支持在海外的军事行动,需要在经济来源方面“另辟蹊径”。事实上这种做法很多国家的情报和军事机构都在从事,利用这些情报和军事机构在外交和海关方面的某些特权,从事一些地下交易,以赚取“小金库”。

内贾德的言论将“革命卫队”推上了风口浪尖,尽管“革命卫队”司令贾法里随后表示,自己的人马没有从事“违法活动”,但是内贾德不依不饶,很快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方式发布通告,指出“我们并没有批评‘革命卫队’”,将“有些机构”与“革命卫队”直接挂钩,让自己与“革命卫队”之间的矛盾浮上水面。

王晋:强硬派内贾德,给自己挖了好大的坑

2006年,内贾德在德黑兰和革命卫队高官在一起

除了在第二个任期与“革命卫队”关系紧张意外,内贾德在第二个任期内与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关系也并不融洽。在内贾德2009年连任总统之后,便任命了自己的“亲家公”马沙伊为伊朗第一副总统,哈梅内伊先是间接施压,继而公开发难,迫使马沙伊自己知难而退。

而在2011年,伊朗情报部长海达尔·穆斯利希在内贾德的压力下被迫辞职,内贾德原本是希望将穆斯利希“捧杀”到“虚职”总统顾问,但是这一辞职却受到了来自于哈梅内伊的干预。哈梅内伊直接否决了辞职申请,帮助穆斯利希留在了伊朗情报部长的职务上。这也让哈梅内伊和内贾德之间的紧张关系为世人所皆知,而哈梅内伊也通过这两个任命,向世人宣布自己才是伊朗政局的真正“话事人”。

内贾德和哈梅内伊,以及“革命卫队”之间的紧张关系,其实反映出了伊朗国内独特的政治体制下,总统与其他政治机构的微妙关系。作为实行“教法家监国”的独特国家,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的伊朗,“最高精神领袖”的意志具有最大的权威。

比如在行政领域,所有政府官员需要参加伊斯兰教考试,测试是否效忠国家;在立法系统,伊朗在建立了国民议会的同时,还成立了宪法监督委员会(简称“宪监会”),“使伊斯兰议会通过的决议不与伊斯兰法规和宪法相违背”;在司法方面,伊斯兰教法成为了几乎唯一的合法性来源,1982年伊朗最高司法委员会废除了1907年以来“非伊斯兰”法律法规,使得伊斯兰教法成为了伊朗司法的唯一合法性来源;在行政领域,最高精神领袖掌控下的“宪监会”负责监督候选人资格,实际上总统选举成为了范围可控的“差额选举”。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