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揭秘电话推销江湖:每天拨200个电话 标记客户等级(2)

时间:2018-06-08 01:14 点击:
刚开始那会儿,一个客户贷款四五万,他们就可以拿到三四千的提成,一个月只要能成交4单,工资过万是很轻松的。跟一个客户,他曾经最长花了两个月,对方最终来公

  祝福短信频繁轰炸

  每月成交4单工资就能过万

  入职第一个月,零成交纪录很正常,两三个月之后,才会有所收获。对于那些准意向客户,两三天就要打一次电话进行回访;初级意向客户,十多天必须打一次电话加深印象。“只要有节日就必须发短信,周末也不例外。”吴想说,短信模板都是定制好的,只需在结尾加上自己名字。到了节假日,这些给“张哥”“王姐”的祝福短信比给自己爹妈还频繁。

  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刚开始那会儿,一个客户贷款四五万,他们就可以拿到三四千的提成,一个月只要能够成交4单,工资过万是很轻松的。“不过,一个客户如果没打够12通电话,想让他上门来洽谈,基本是不可能的”。这也成了他们疯狂打电话的原始动力。

  吴想还记得成交的第一单,“当时周末还在家里睡觉,对方打来电话说要办贷款。”他当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捂住手机话筒,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始讲贷款业务。第一个客户是一个别克车主,当时贷款4万用于家里装修,这一单不大,但让他尝到了甜头。

  在工作之余,他也接到过同行打来的电话,接到这些电话必须扮演成客户,认真倾听。“不能挂,一定要和他聊一下,相互学习下。”他说,这时候就要看看同行都采用哪些话术,如果有比较新的方法,下次就可以活学活用。

  同行是老师,客户也是老师,在和客户聊天时,他们也经常会“不耻下问”。这些客户中,有的做建筑工程、有的做装饰装修……各行各业都有,这时候就需要了解他们的行业动态,这些知识也可以作为下次电话销售的谈资。跟一个客户,他曾经最长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对方最终来公司贷款50万元,但这还没有破纪录,同事跟一个客户甚至长达一年。每次成交,都是一次马拉松。

  行业

  门槛低 流动性大

  被骂是难免的

  天府广场附近一处办公楼里,办公室刚刚装修结束,吴想和同事就搬了进去,200多人挤在一间大办公室里。1.2米宽的办公桌,放着一部座机,吴想只有在中午吃饭时才能歇口气。在公司里,男生比女生多,差不多占六成。他透露,每个组都是“7+1”,1个组长,7个组员,年龄都和他差不多,1992年到1994年这段出生的占了多数。

  他们的客户,年龄段则在30岁到55岁,“来办贷款的,男的多女的少。”吴想说,在北京那会儿,办贷款的都是公务员。回到四川后,咨询办贷款的主要是一些生意人。拨出电话后,被骂是难免的,有时气不过,他们也会想一些“对策”,直接一点的就是挂掉电话后,换一部手机,直接拨通对方手机号码,咆哮一番后挂掉、关机。

  在成都两年,吴想除了公司和租住的小区,其他区域都不熟悉,“没时间去,每天下班回家收拾完就是晚上11点了。”在公司,他的业绩一度做到了前三名,不过去年8月业绩开始下滑到10名左右。新人有干劲,老人都成了“老油条”。最后,他辞职了,一起辞职的是整组同事。如今他只留下了一张名片,上面的头衔是“高级客户经理”。但他说,这样的头衔在办公室里一抓一大把。“这个行业门槛低,流动性也大,一个公司除了两三个人是稳定的,另外两三个被淘汰的,其余都是等着辞职的。”他也见惯不惊了,每天那么多人走,第二天又会有那么多人来。

  在这个行业浸润久了,他也从一些老人那里慢慢学习,2011年到2016年,这个行业还是比较好做的,客户什么也不懂。“现在他们学精了,在三四家公司之间反复对比。”他说,自己也不能做什么,只能保持好的心态,另外就看运气了,“三分归元气,七分靠运气”。但他一直明白,这个行业做不长久,而且面临着改革,今后也会越来越严格。

  / 离开之后 /

  找人合伙做生意

  不再从事电销行业

  不断传输来的号码

  远远没有尽头

  今年4月,吴想从公司辞职,和朋友商量着一起做点事。

  其实,在步入社会之前,他在一所职业技术学院学习机械制造。2015年,学校安排实习,他和同学来到无锡一家工厂进行精密仪器加工。名字听上去有些高大上,其实就是一线操作工。厂里总是雾蒙蒙的,切削液的味道让人有些难受。实习期间,每月工资只有三千多块,厂里的“元老”也不愿教授技术,藏着掖着。“可能上班两三年才有机会接触这些技术,前期都是在一线操作。”让他下定决心离开的是,隔壁车间曾发生一次安全事故,他的同学也在一次事故中丢掉了一根指头。

  坐着火车,从无锡到了成都,一天两夜,恰好碰到春运高峰,这次长途旅行之后,他再也没有打算去东边。转车回到陇南,在老家镇上,他耍了几个月,“镇上没什么产业,时间过得很慢。”身边的朋友,学历大多和他差不多,做服装的、开奶茶店的、当服务员的,混得好一点的同学本科毕业后去了国企上班,每个月拿到手有8000多元,但这也不是他想要的生活。直到朋友介绍他来到成都做贷款服务。

  同公司的小袁和吴想一样,也没在电话销售行业待太久。“将近一年就辞职了。”小袁说,电话销售死板、没有技术含量,“只要是个人会打电话、会说话就行,话术都是有专门的一套”。辞职后,小袁开始跑贷款业务,每天拜访两三个客户,但这种面对面打交道的业务,比躲在电话后面更有挑战。

  辞了职,吴想住在滨江路水井坊附近一处老旧小区,刚刚交过房租,他还能再撑一段时间。他和朋友商量着,开一个烧烤店或者去工地上卖盒饭,反正再也不会去电话销售公司上班了。“那种生活太枯燥了。”走在锦江边上,吴想已经有一个月没有上班了,他却满不在乎,手臂撑在栏杆上,露出一个文身。“哦,是罗盘,人生还是要有一个方向。”他说,每天重复着拨打电话,最终还是让他发现,不断传输来的号码,远远没有尽头。(记者宦小淮 文中人物系化名)

揭秘电话推销江湖:每天拨200个电话 标记客户等级(2)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