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抗战记忆 怀化往事】端着刺刀冲上去

时间:2018-12-21 10:50 点击:
【抗战记忆 怀化往事】端着刺刀冲上去——抗战老兵段自锦的当年勇

日本鬼子”的口号比划起来,威风不减当年。在常德会战中,他自告奋勇加入敢死队,并捅死了10 多个鬼子。 (首席记者 陈湘清 实习生 曾佳 摄)

日本鬼子”的口号比划起来,威风不减当年。 在常德会战中,他自告奋勇加入敢死队,并捅死了10 多个鬼子。 (首席记者 陈湘清 实习生 曾佳 摄)

怀化新闻网讯  8月12日上午,一场突如其来的秋雨惊扰溆浦县桥江镇白田村的平静,村民们纷纷紧急抢收露晒在外的包谷等粮食。

此时,96岁段自锦老人正在自家院子里,挥舞着一人多高的铁锹麻利的将包谷迅速转移到屋檐下,铁锹发出摩擦声在院子里寂寥的回荡--独子早逝,儿媳残疾,独自拉扯孙子孙女长大,96岁高龄还在种地养家,粗粝的现实磨得老人身板如铁一般的坚实。

“一天不把日本人赶出去,我就一天不娶亲”

“陕西王曲黄埔军校第七分校17期十二总队步科毕业,历任国军44军162师482团连长、营长与副团长,参加过长沙会战、常德会战和衡阳会战”--时至今日,96岁的段自锦老人仍能脱口而出的当年部队番号,“老黄埔”军人的骄傲在骨血里流淌。

1920年,段自锦出生于溆浦县桥江镇白田村一户家境殷实的小康之家,父亲是一名裁缝,家中有四兄弟,段自锦排行老三。

“当时四兄弟都念书,而我成绩最好,父亲则对我寄予重望,希望学识渊博、出人头地”,老人回忆。

1940年,为了抵抗日本侵略,全国上下救亡图存,中央政府响起了“10万青年从军”的号召。“国将灭,家将丧,读书何用?”少年心中一句愤怒的发问,当时年仅20岁段自锦在高中学堂里再也坐不住了,毅然辍学报考黄埔军校,决心投笔从戎,为国效力。

“黄埔军校选拔学员十分苛刻,不光要考几何、代数、语文,还要考体能、视力,我的各项成绩都很突出,虽然个头只有一米六一,但陕西王曲黄埔军校还是破格录取了我,编入第7分校17期12总队步科,那年全溆浦县同期考上黄埔军校的只有4个人,是一件很光宗耀祖的事”,老人骄傲的说道。

1943年,23岁的段自锦从黄埔军校毕业,被分到第九战区作战。在前往战场前,父亲发多次急电催促其回家结婚,却被段自锦一次次拒绝,年轻气盛的他立下誓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只要一天不把日本人赶出中国,我就一天不娶亲。”

自告奋勇加入敢死队,捅死了10多个鬼子

据老人介绍,他在军校成绩最突出的军事课目就是拼刺刀,上前线后大显神威,在5天5夜守卫浏阳铜鼓桥战斗中,他与日本鬼子拼刺刀时表现英勇,升任排长。在常德会战和衡阳会战中,跟日本鬼子发生了激烈巷战。

对常德会战,段自锦记忆特别深刻。他说,1943年11月常德会战打响,日军10余万人进攻常德。当时国军第74军被困,他所在482团奉命增援。

段自锦老人介绍,当时被困常德市郊的国军部队有500多人,日军集中大小炮10多门,组织步兵500多人、骑兵100余人,在3架飞机掩护下,采取波浪式密集冲锋向常德市郊河伏村发起攻击,守军拼死抵抗。

为了增援守军,打退日军,482团决定成立敢死队与日军拼命展开肉搏。当时,23岁的段自锦一腔热血报国,自告奋勇加入敢死队,并被任命为副队长。

“大伙儿高喊着‘杀光日本鬼子’,端着刺刀冲上去,与敌人拼命。战场上硝烟弥漫,有多少鬼子根本看不清楚,一看到鬼子就杀。”段自锦老人回忆战斗情景,记忆犹新。说着,他顺手拿起屋门口一根棍子,喊着杀死日本鬼子的口号比划起来,威风不减当年。在他心里,当年与鬼子展开肉搏战,是他一生中最值得自豪的事。

“当时我们中国军武器非常落后,经常三打两不响,平时就着重训练操练刺刀拼杀,而日本军依赖精良武器,不太擅长刺刀拼杀,所以刺刀肉搏我们占了优势”,段自锦回忆。

“那场敢死行动历时4个小时,我一个人用刺刀捅死了10多个鬼子,最后右脚被炮弹击中,才退了下来。”

“作为副队长,我当时还有一个任务,就是鼓舞士气,每隔半分钟就会大喊一声‘杀’!” 段自锦老人说,听到他的喊声,敢死队员也会大喊“杀”,这样一方面鼓舞士气,另一方面也便于掌握敢死队战斗力情况。

“刚开始回应我的战士还很多,慢慢地越来越少了。”段自锦老人说,在常德市郊河伏的战斗中,482团250名敢死队员活下来的不到80人,说到这里,老人的眼睛湿润了。

“男子汉为国而生,国家兴旺了,可我老了”

1945年日本投降后,段自锦随部队移防武昌,负责在牢狱集中营看守2000多名日本战俘。

“日本军队当时是无条件投降,因为输得心服口服,时常听他们在集中营里用不标中国话说‘大大的中国军,小小的日本军’,”即使是亲眼目睹战败后的日本兵的狼狈模样,也依然消除不了心中对这些嗜血成性的侵略者的仇恨,“遵照国际上的‘优待战俘’要求,我们每天给战俘供应牛奶面包药品,最终将这2000名日本战俘飞机运送回东京。”

1948年,军队进行整编,段自锦所在部队分到了傅作义部队序列。

1948年11月,段自锦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赶回了家,回到家里却只看到母亲的坟墓。后来,在家中听到傅作义部队起义的消息后,段老留恋故土没再回部队,一直在家务农。

段老一生家境贫困,唯一的儿子早早去世,媳妇患有精神病,孙子没念过书在外地打工,已入耄耋之年还要做农活,并照顾患精神病的媳妇,这位可敬的老人却用军人的铮铮铁骨撑起了这个家,不向命运低头。

“枪林弹雨中活过来的人还怕什么呢?男子汉为国而生,国家兴旺了,可我老了。可惜我现在年纪大了为国做不了什么贡献,返转三十年,我非办家企业不可。不是吹牛皮,养殖、种植、加工、进矿洞都行,现在我还能自劳自食,不加重政府负担,也是挺体面的。”

说完,段老坐在院子里,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在他的头上方,家中大门悬挂着一块牌匾:“抗战老兵、卫国勇士”,两侧张贴着醒目大红对联--“一身铁骨喜迎五岳长寿松,万代河山感恩八年忠义胆”,此刻与段自锦老人与生俱来的“老黄埔”军人骄傲,一同熠熠闪光。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