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职场故事 >

我的故事4:我的父亲母亲

时间:2019-01-12 04:10 点击:
我的故事4: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故事4:我的家庭

  王淼@Harbin

  我的父亲母亲

  文/王舒婧 摄影/陈晓斌

  王淼

  哈尔斌工业大学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本科四年级

  面试经历:力神等业内最好的公司

  就业去向:珠江龙威电池公司外销岗位

  就业是一个家庭的故事,是一代人承接另一代人希望的故事,也是一代人去面对另一代人远行的故事。一个家庭从这一刻起往两个方向转型,也默默完成了他们的理解和交接。

  “我家这孩子从小就挺听话的,大人没操过心,自尊心可强了。小学一年级刚上了一个月,考试考了86分,一拿给我看,我就说了一句‘怎么考这么点’,她就趴在那里哭了一个小时,边哭边说:我这是头一次,以后肯定好好考。从那以后,几乎都是第一第二,没掉过前五名。”说这话的人叫张淑华,哈尔滨市一名环卫工人,初中文化。她女儿王淼今年大四,班上一共26个学生,她是7个女生之中的一个。

  “哈工大的学生很少自己去外面找工作。”王淼说。他们班有11个学生因为保研或者出国的关系没有找工作,除此之外的16人中,到今年二三月份时,所有的男生都已经签出去了,女生却一个都还没着落。“针对我这个专业来说,全国最好的公司有4家,哈尔滨的光宇、天津的力神、浙江的南都和双登。本来光宇离家最近,但是它的合约有点吓人,说五年内不让考研不让出国,不然违约金两万。我最想去的是力神,但面试那天我准备不充分,忘了带他们的一个什么表格,于是就没成——其实我真的都带去也不一定能签上,它今年在我们专业要了五个男生,其中四个是我们班的。”王淼说。

  “我们学校有一点好,在业内还不错的公司有很多是工大的学生开办的,虽然规模不大,但口碑不错,所以基本上工大毕业生都能‘自产自销’,像去年的行情是4月份之前我们专业的学生全部都签出去了,而且签得非常好,今年经济危机多少有些影响,一来尽量不要女生,二来喜欢招那些有工作经验,而且已经成家生完小孩的。因为我们这个专业做铅酸,有毒性,女性基本上工作到45岁就退休了,单位不爱要。”

  为何不选本专业?

  到了三四月,工作还是没有进展,王淼心情不太好,“特别郁闷,我一回家看到父母两个就想哭,有一阵大概一个月没回家。”王淼说,偶尔回趟家,父母对她的方式也不一样,“我妈就经常给我减压,说:没事儿,怎么着也能签上,再说实在不行就在哈尔滨随便找个工作也挺好。我爸是另外一种方式,家里人在一块吃饭的时候,会问我现在工作找得怎么样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们同学怎么怎么样,问得很直接。他是那种疏于沟通,但是默默去为你做事的人,他在锅炉厂上班,私底下已经做好买人情给我弄个职位的准备。他的观念比较传统,就希望我能有个稳定的工作,最好是去国企上班。有的时候我会跟我爸抱怨一下,说某某学习专业都不如我,就因为他是男生所以签约了,我爸就说,最关键的是把你的学习、工作干好,干好了别人不能把你给弄下去。说我现在一个初出社会的大学生,别想着一下子就有成就了,不可能的事,反正没事就打击打击我。”

  4月底,珠江的龙威电池公司来学校要人,这家公司的总工程师是她老师的同学,所以老师就把剩下没签约的学生都推荐了一下,对方觉得王淼挺好,就签下了。HR觉得王淼做销售的各方面条件都符合,所以倾向于让她做销售,但不是说研发就不能选,后来王淼选了销售。于是分歧又来了,“爸爸的观点是,做研发至少有稳定的经济来源,每年工资按工作年限涨百分之多少,生活会很稳定;但做销售就不一样,工资大部分是提成,业绩好时是好,但如果不好连自己的基本生活都不能保证。”老师基本上也和爸爸的态度一致,“大学四年学了那么久,如果出去之后把技术扔了,以后跳槽或者干别的什么会很难。”她妈妈就问了一句,“你上了四年大学喜欢不喜欢这件事?”王淼说“不喜欢”,她就再也不说什么了。

  王淼是这么想的:龙威招研发、外销、内销三个岗位,每个岗位要两三个人,其中外销岗位需要有很强的专业背景和英语水平,“龙威的产品有60%到70%都是外销,更多需要和国外客户打交道,这能让我获得更多的体验,而且工作自由度比研发大,我不喜欢那种朝九晚五、束缚人的工作。”虽然父亲和老师的话听上去很有道理,但他们都尊重王淼,愿意让她自己选择。

  为何我要离开家?

  王淼从小到大基本上没离开过哈尔滨,而现在却要去珠江工作,“听起来好远啊!”我说。“是啊,听说冬天从那边回来,温差有50多度。”她回答。她说从定下工作到现在最感动的一点,是没有人泼她冷水,也没有人反对过她。王淼四年前考大学时本来就想离开哈尔滨,她比较中意的学校是南开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华中科技大学。“西安交大招聘办公室的人都给我打电话了,专业也很好,是交大的金融,我当时挺心动。甚至已经在考虑我家隔壁的哥哥也在那个学校,去了可以照顾我之类的话题了,当时我给我妈的感觉就是我要去那个地方了,她也没说什么。第二天早晨是我爸跟我说的,非去西安啊,你妈昨天晚上悄悄地哭了。我一听,别了,还是在哈工大吧,我怎么也不能让我妈哭呀,当时也真舍不得家里——现在估计我妈也得哭,可我还是下了决心,我觉得30岁之前不一定要有一个很稳定的状态,如果不能出去闯一闯,不能多走走多看看的话,会很遗憾。估计是长大了心肠硬了,我觉得自己有点没良心。”

  后来我问她妈妈会像考大学那次一样舍不得她吗?她妈妈说:“考大学那会儿我哭是背着她的,结果她就没离开哈尔滨,我觉得我姑娘在大学四年里锻炼得挺好的,自立能力挺强的,想去就让她去吧,我就支持她。”她父亲的表达方式则是这样的:“去吧,不管那边合不合适,待个一年半载再说,实在不行,家里给她打钱,再不行就回来,没事。”

  “我觉得读大学和找工作不一样,读大学的时候其实很多事情都要依赖家里,你没那么多责任,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学习拿下来,别让他们操心就完了。等到工作就有了很多责任,首先应该保证把自己养活好。然后到了一定积累以后得去照顾父母。如果不能给自己一个保证,给父母一个保证,那就谈什么也没用。如果我在哈尔滨,老在父母面前待着,我指定能待得很好,但这样下去,一个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老是他们来照顾我,不是我照顾他们。也许我出去一段时间,等回来时他们可能就会觉得我真正长大了,那个时候我照顾他们,他们就会理所应当一些,不会有太多的想法。”她说。也许她的父母并不完全知道,这才是王淼内心觉得必须要离开家去闯的理由。

  我的宿舍@Harbin

  哈尔滨工业大学15号楼

  1208宿舍(研究生)

  她们都是哈工大的“土著”——是从本科就在哈工大,然后又直接升研的意思。除王洪翠是新朋友外,其他三人皆是从本科就在一起的老学友。

  孙欣

  出生于1987年9月处女座山东聊城人本科专业: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

  研究生专业:机械电子

  外号“肉松”,估计是同学们从触感和她的姓氏上得来的灵感。不过同学们经常叫她“加菲”——她信奉加菲猫的人生哲学:“我懒我胖可是我自豪,我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