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算命 > 卜卦 >

逸事丨上海滩聂氏家族的婚嫁趣闻

时间:2019-01-19 18:45 点击:
聂缉椝(1855-1911),字仲芳,湖南衡山人,是曾国藩最小的女婿,又是李鸿章在沪大办洋务时的得力干将,晚清上海史上较有作为的一任道台。之前我们介绍过他的一些

聂缉椝(1855-1911),字仲芳,湖南衡山人,是曾国藩最小的女婿,又是李鸿章在沪大办洋务时的得力干将,晚清上海史上较有作为的一任道台。

之前我们介绍过他的一些其他故事,今天接着看上海滩的聂氏家族的婚嫁趣闻。

聂缉椝的父亲名聂尔康,号亦峰,咸丰癸丑(1853年)翰林。聂亦峰未做官时,原配夫人甘氏年纪很轻就去世了,媒人送来了一位张家小姐的庚帖,也就是平时所说的生辰八字。聂亦峰看了张小姐的庚帖觉得不满意,就请二哥聂有湘把庚帖退还张家。然而聂有湘会算命,他看了之后觉得张小姐的八字实在太好,于是想出了一个计策。他用红纸照式照样地把庚帖抄了一份,偷偷地夹在聂亦峰的一本书中。隔了很久,聂亦峰翻书时无意中见到这张庚帖。按照当时的习俗,若对女方不合意,三天后必须把庚帖退还女家。聂亦峰误以为没有把庚帖退还张家,觉得十分过意不去,于是就到张家下聘礼,与张小姐定了亲。

张小姐极其能干,不裹小脚,有男子气概,嫁到聂家后,烧饭、缝纫、打扫等家务活样样自己动手。当时聂亦峰家境并不好,张氏夫人持家节俭,每日只买一文钱葱、二文钱酱拌面吃。由于张氏夫人把家政搞得井井有条,所以聂亦峰得以毫无后顾之忧,一心一意地读书。

张氏夫人的确有“帮夫运”,嫁到聂家后有一天夜里做梦,梦见报子向人报喜,报条上写的是“聂泰四十名”。张氏夫人向丈夫说起这个梦,劝聂亦峰改名聂泰。第二年是大考之年,聂亦峰以聂泰的名字报考,果然中了第四十名进士,并钦点翰林。三年后散馆,在广东石城、新会、南海等地任知县,每到一个地方必定把养廉俸银捐出来办地方公益,如办牛痘局,设育婴堂,疏浚城河,修桥筑路,积谷备荒,奖励节孝,严禁土娼,捐购义地埋葬无主棺骸,访孥讼棍。凡地方应办之事,无不尽力为之。至于办械斗大案、保全多条人命的事,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聂亦峰有四个儿子、五个女儿,都是张氏夫人所出。聂缉椝是第二个儿子,同治十一年(1872年)二月,聂缉椝准备到南京迎娶曾纪芬(当时曾国藩在两江总督任上),当从广东乘船抵达上海时,听到了曾国藩逝世的消息。婚事自然要暂缓了,聂缉椝先到南京吊奠,然后返回广东,没想到回家仅三天,父亲聂亦峰也病逝了,于是举家迁回湖南。聂缉椝与曾纪芬的婚礼是1875年农历九月廿四日在长沙举行的。

聂缉椝与曾纪芬连生四个儿子,老五聂其德是第一个女孩,所以特别宝贝。当聂其德到婚嫁年龄时,聂缉椝以浙江巡抚开缺,全家搬回湖南。家里常有人来说媒,但都以条件不合被聂缉椝回绝。俞大维的父母和姑母都是为聂其德说媒的热心人。先是俞大维的父亲俞明颐有一位朋友刚由外国回国,在陆军部服务,既有前途,人品也好。俞明颐便来说媒,聂缉椝叫先拿张相片来看。不料看过之後,聂缉椝很不高兴,便拒绝了,原来那人正守父孝,还没到百日。但为了照相,就把胡子剃了,聂缉椝认为他不知礼,因此不满。

俞大维的母亲曾广珊是聂其德的表姐(曾纪芬二哥曾纪鸿的女儿),因此聂其德常去俞家玩,俞大维的姑母见到聂其德就想替自己的小叔张其锽(字子武)说媒续弦(张其锽前妻潘夫人於1908年八月逝世)。张其锽虽任芷江县令,但家境并不好。曾广珊拖了很久未敢来提亲,没想到最终鼓起勇气来提亲时,聂缉椝听说是张其锽大喜,立即同意了这门亲事。原来聂缉椝对张其锽早有印象,聂缉椝的一位朋友来和他谈天,说“抚台要我去检阅全省军队。我发现只有三百人行,而且带兵的芷江县令张其锽,还是个文人。这三百人全是年轻力壮,而且武技、枪法都好。”聂缉椝听在心里。又一次,一个挑剃头担的来为聂缉椝理发,说起他到过芷江,也曾替知县理过发,张知县真是个好官,常常更深夜半听闻盗警,就亲自起来率兵捉土匪。抓到之後若有伤人命的,立刻上站笼,绝不讲人情。不到一年,芷江的土匪都逃到别处去了,有一次张知县夜晚抓土匪太劳累,天明回到衙门,他就昏倒在地上。聂缉椝听了自然更加赞许。定亲的消息传出,亲戚朋友,无不反对,纷纷向聂缉椝说张其锽无实官实产,而一人要负担三房的人口。但聂缉椝坚持不栘,声称要牺牲一个女儿,为国家培植一个人才。1910年农历正月十九日,聂其德和张其锽结婚,张其锽以考察新政为名,由芷江骑马经旱路走了九天到长沙,就以曾国藩祠堂作为新房。结婚前一晚,聂缉椝告诫女儿说:“我嫁你到张家,不是去享福,而是去受苦的。他家三房廿几口,都靠他一人维持,你不要得罪他家人,需要钱时尽管写信给我,你替他减少家里的负担,让他可以替国家多做些事。”聂缉椝还私下向人说:“我这个女儿一定能替我做到。”

聂缉椝亦可谓“慧眼识快婿”。张其锽是广西桂林人,六岁开始读书,过目成诵,九岁时的书法已受其父辈们的赞赏。他十九岁时入广东广雅书院深造(广雅是清代著名学府,主持人均为当代大儒)。张其锽二十岁时父亲去世,家中一贫如洗,母亲和弟弟要靠他一人负担。他每日仅赖酸菜佐餐,常数月不知肉味。广雅书院经常举行考试,有一个为优胜者发奖金的制度。张其锽更奋发用功,每每靠名列前茅获得奖金来贴补家用。

逸事丨上海滩聂氏家族的婚嫁趣闻

张其锽於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考中进士,先後任湖南零陵、芷江知县,民国后任湖南後路巡防统领、湖南南武军军统、湖南军事厅厅长、约法会议议员、广西省长,讨贼联军总司令部秘书长等职,1927年6月30日於鄂豫交界之构林关,行军途中遭伏击中流弹身亡,享年仅五十一岁。张其锽是一位文武全才的传奇人物。他去世后有人写文章纪念他,标题是“文武全才张其锽先生”,副标题是“由进士出身到陆军上将”。1918年三月,吴佩孚率军南下,破长沙,下衡州,锐不可当。当时的湖南督军谭延闿与张其锽是同科进士,同出张百熙门下,私交甚好,于是函邀张其锽由广东赴永州。张其锽赶到时,谭延闿正与诸将领开会,准备退往岭南。张其锽坚持不可,请求自己带兵三百人坚守永州,同时在城外广设疑兵虚张声势。北军自入湘境,势如破竹,没想到在永州受阻,以为伏有重兵,于是停止前进,两军对峙了一个多月。张其锽同时写信给吴佩孚,反复陈说利害,强调和平之重要。吴佩孚也久闻张其锽的名声,见信感服,于是邀请张其锽去会谈。张其锽只带了两人前去,与吴佩孚一见如故,结为异姓兄弟。两军各自后退,湘西百姓得免兵祸,全靠张其锽的功劳。和议既成,张其锽将所带之兵交还,只身东下,离开之日列队相送者达数万人。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