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话语 > 鼓励的话 >

圆桌对话:退出回暖下的谋划

时间:2019-01-30 20:38 点击:
新浪财经讯由投中集团主办的“2014ChinaVenture中国投资大会·上海”于4月18日在上海举行。图为圆桌对话:退出回暖下的谋划。 以下为发言实录: 黄晶生:大家早

由投中集团主办的“2014ChinaVenture 中国投资大会·上海”于4月18日在上海举行。上图为圆桌对话:退出回暖下的谋划。(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由投中集团主办的“2014ChinaVenture 中国投资大会·上海”于4月18日在上海举行。上图为圆桌对话:退出回暖下的谋划。(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新浪财经讯 由投中集团主办的“2014ChinaVenture 中国投资大会·上海”于4月18日在上海举行。图为圆桌对话:退出回暖下的谋划。

  以下为发言实录:

  黄晶生:大家早上好,因为我们这一场开始是比较晚了。我们规定是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刚才跟这些嘉宾做了一个讨论。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继续保证在一个小时之内完成,这是我主持人要做的事情。但是因为知道你们也是有时间的,所以你们在提前要出去的话,希望大家能够悄悄的出去,这样可以不打扰剩下的听众。

  我能不能请求一下那边交换名片的人在会场之外做这个事儿,这样我们可以集中精力进行下一场讨论。我的名字叫黄晶生。在嘉宾面前都有他们的名字,我希望你们对他们背景介绍在本次会议介绍书上都有,希望大家能够参照来核实,这样我们就可以省略他们做自我介绍的时间而直接进入今天关于私募和VC基金退出这个行业的思考和观察。

  在我们开始之前,还是让大家用30秒钟的时间来介绍一下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单位。提醒大家一下,参照你们会议的介绍书来阅读他们的背景。

  肖水龙:大家好,是我创东方的肖水龙。期待与大家多一些交流,多一些合作。谢谢!

  李一:大家好,我是云月投资合伙人李一。

  丁宝玉:大家好,我是深圳同创伟业的丁宝玉。

  冯涛:我是永选创投的冯涛。

  廖梓君:大家好,我是君盛投资的廖梓君。

  肖冰:大家好我是达晨创投的肖冰。

  孙壮:我是新天域资本的孙壮。

  李京真:大家好,我是上交所[微博]上市公司发行部的李京真。

  黄晶生:好,谢谢大家的配合。我们的自我介绍是比较简短的,还是提醒大家从你们的会议介绍书当中观看嘉宾的背景。

  我们这个题目是讲“私募和创业投资基金退出的渠道”,最近这一年有些什么样的观察和思考。我想先问一下,从证券市场唯一的代表李总。一月份退出了一批新上市的公司,当时我记得好像业界有一些担忧。说:这一次这么集中的退出将近50个公司吧,会不会供应的量太大,使得这个市场会垮掉?但是现在经过几个月之后,您有什么观察?

  李京真:今年一月份、两月份,主要以一月份为主,48家公司IPO上市,其实一直比较平稳。一直有个误解,觉得新股发多少就要跌。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07年那时候发到后面都没有股票发了,股票涨到6千点。从2012年到去年的年底没怎么发股票,股票一直还在跌。这个发行以后,市场对这个评论褒贬不一。我的总体感觉,不管怎么样,总体IPO了,这是重大的利好。新股改革挺复杂的,有不同的意见很正常。关键是要重启,要启动,这很关键。

  近期又传言,网上很多消息,说这两天很多企业报材料,下周可能要启动初审会。我想这都是好事情。

  黄晶生:在座的企业在第一波有没有上市的公司呢?

  丁宝玉:去年清华私募股权年会上,我曾经发表过一个耸人听闻的观点。我说:如果注册制在这种过度当中,证监会[微博]去解决这个“堰塞湖”并且大通量的发行,如果按照年初很多人的估计,包括一些经济学家,包括很多的创投人士,都认为私募股权的一个黄金时代又来临了,叫“黄金时代的春天又来临。”我当时的观点,可能是小春天来临了,不应该是“春天来临了”。我的一个观点,如果采取这样一种大通量的发行。什么叫大通量发行?2010年最高发行237家,后来再一个数字281家,2011年。

  如果按照年初证监会的态势,我们认为大通量发行的概率是很大的。如果这样的方式,以中小板、创业板为例,我认为创业板的指数会必破一千点这样的态势。

  黄晶生:对于这个观点,大家有什么评论吗?你们互相有什么评论吗?肖总您觉得咱们现在是小春天吗?你期待的大春天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是完全不控制上市的节奏?

  肖水龙:我们希望,从我们的角度、从业者的角度,我们肯定希望是一个市场化的角度、市场化的方向,不是管制的方向。我们希望证监会不要关注指数,不要被指数所绑架来调控这个发行。不要因为这个指数不行了就控制,甚至暂停新股发行。

  黄晶生:咱们就讲一讲你刚才的观点,“不要被股票的指数所绑架”。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那个什么,可能具体再邀请嘉宾对这个问题再来看一下。我提醒,是这样的一个事实。比如:在股指很大多数上是蓝筹股的权重是比较多的,你们所培养出来的基金应该说还是一个中小板和创业板。当然,可能李总不太同意。是不是这些基金培养出来的上市公司适合于在上交所上市,这是另外一个题目。但是股指和整个中国的经济,是不是完全一直,肖总这个观点,我想听一听其他嘉宾的观点。

  廖梓君:股市跌了,认为是发行。错了,是因为中国一直就是行政监管导致了人为的来控制发行的水龙头。一方面,造成了堰塞湖;另一方面,造成了价格的不正常的特别的高起。堰塞湖造成了千军万马挤独木桥,腐败的滋生;另一方面,价格的高起,让一部分的企业幸运的上市了以后,其实是资源在错配。前两天是胡耀邦先生的忌日,他的儿子说了两句话,说:“耀邦先生在的时候说希望中国以后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今天我来开会看到“开启新纪元”真的是希望中国资本市场今后能够成为一个正常的市场。什么是正常的市场?新陈代谢,有进有出,这就是正常的市场。

  可是你们大家看我们中国在过去20年的资本市场,IPO几关几开。一会儿又要大力发展,一会儿财务检查。现在最近的一次暂停,已经是6轮的暂停。市场也是一个系统、生态,把它人为的就割断了。我觉得跟搞文革就没什么区别,所以真的是呼唤市场回到一个正常的市场。

  黄晶生:我要制止你一下,不要把这个跟文革相比。

  有一句话我觉得你说的这个刺激了我自己的思考,你觉得现在如果是控制发行会造成资本市场上资源的错配。也就是说现在已经上市公司的,他有价值可能会虚高。而且你的另外一个观点,正好跟肖总的观点是一致的。是什么呢?就是不要被股指所绑架是两方面:大的蓝筹股的股指高,并不代表创业板和中小板的股指没有虚高,所以证监会不应该看。哎哟,我们整体上怎么股指这么低,不应该发行。你的观点是,应该放开。但是我想跟冯涛先生讨论一下,关于“资源错配”这个题目,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思考?你们投的我知道都是新一届政府非常鼓励的行业,你能讲一下现在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投的行业跟你现在的“退出不畅通”这个当中会产生什么样的资源配置?对大的整个整体的政策会有什么影响?希望你来评论一下。

  冯涛:假设我是中国领导人,我希望VC/PE的公司尽快上市,去淘汰那些没有竞争力的国有企业或者一些特定的地方的民营企业,所谓的“民营企业”。

  黄晶生:你为什么这么希望呢?国家有国家的行业政策的鼓励政策,跟你这有什么关系?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