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散文诗 >

诗群巡展︱ 泉州诗群

时间:2019-05-16 00:34 点击:
到了山下也温馨起来 似乎找到海边人爱海的原由 一定有什么是不留痕迹的 一定有人,深夜里来过,凌晨又悄悄离开 /浪行天下,原名陈志传,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是

一把鱼刀在墙上开了花,生锈的花

它看不起自己,低挂于墙上

——讨海人也蹲在码头,放下鱼刀,佛一般

潮起,潮落——

一座大海千万朵浪花一字高开,有岸,没有墙、

刀刃上是鱼,刀背上是鱼,哪能没有一条鱼

鱼刀爱着自己,其实就是杀鱼,杀鱼

从另类的生命中杀出生活

就是鱼刀,从鱼的世界杀出血路

风起,云涌……它开了花,生锈的花

它认定无力对抗,将自己交给墙上的时间

——我家的鱼刀不再杀生了。就是这样

它活了下来,佛一般

/叶逢平,福建惠安人。现为泉州市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惠安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泉州文学》诗歌编辑。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歌月刊》等百家报刊。作品多次入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诗歌年选》等选本。入围 2010年华文青年诗人奖,荣获福建省政府第六届百花文艺奖、福建省第21届优秀文学作品奖等三十多个奖项。曾获评“泉州市十佳文体青年”。

一袋海鲜的归属

她提一袋海鲜

很沉重的样子

那是一个大海的呼吸

怎样烹调都是大海深邃的表情

热油逼出来的香味

让山里来的友人感恋浪花的鲜美

大海的凶险藏在贝壳里

把腥味焖成了甘甜

他们想起阴冷的山风

到了山下也温馨起来

似乎找到海边人爱海的原由

酒让海鲜在我们的体内

游动开来

汹涌成一个大海

山里人与海边人的手握在一起

拥一簇浪花挂在嘴边戏说风暴

/王南斌,祖籍福建永春 。1960年出生于永春蓬壶,当过教师、记者、文字编辑、电视策划与编导等。坚持文学创作30多年,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歌月刊》《福建文学》等刊物,有《多情如你》《南方以南》《风的南端》等多部诗集出版,曾多次获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奖等奖项。作品收入《闽派诗歌百年百人作品选》《中国当代诗库》等多种选集。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泉州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永春县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霜降

霜写下:冷。熟睡的人在梦中裹紧了被褥

霜写下:洁白。亡魂悄悄返回家园

它还曾写下:爱情。但很快,不到凌晨

就成了雾气

一定有什么是不露声色的

一定有人,五更头检索完一生心事

当我写到这里——秋天开始放慢它的脚步

当我再一次写下:霜降

所有的字,都在慢慢凝成霜花

一定有什么是不留痕迹的

一定有人,深夜里来过,凌晨又悄悄离开

/浪行天下,原名陈志传,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入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诗歌年选》《中国散文诗精选》《闽派诗歌百年百人作品选》等五十多种选本。著有《高处的秘密》《情海泅渡》。

寒露,一只栖息的鸟

寒露。竟然发现一只小鸟栖息在居所窗台上

月亮开始弯成故乡的路

一把镰刀收割一个季节

秋天越割越薄,乡愁越积越厚

像鸟儿的鸣叫让人心疼

寒露,如同收起羽毛的飞鸟

用栖息渲染孤寂的清晨

萧瑟风中,总想留住那片树叶

叶子上的露珠

是鸟儿情到深处的眼泪

鸟儿,一声又一声鸣叫

便敲落一个又一个文字

成为怀念这个秋天

最值得回味的长短句

与鸟儿面窗而坐,共同

搂着乡愁取暖

/林轩鹤,诗人、作家、评论家。1963年出生于福建省惠安县崇武古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泉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泉州市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泉州晚报首席评论员。在《诗刊》等海内外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篇(首)。作品入选《世界华文现代诗提纲》《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闽派诗歌百年百人作品选》《闽派诗论》等国内外数十种选本。著有散文集《风骨》,诗集《沧海为镜》等六部。

登高慢

登高适合在晚秋。最好是重阳

季节的末梢,雅兴得到风的撩拨

一个节日知道自己的偏执。明知前头

凛冽的风雪,它将自己变成浮云

登高最好有远眺。好将一条河流

前世今生轮番拍遍。脚下的高度

最好是石头。我爱这些坚硬的物质

就不会受到经验或美色的引诱

登高应该有敬畏。前头有古人

身后有来者,想象一条孤独的天空

怎样爱上悠悠的山河,我将有勇气喊出

“岁岁重阳”,再将自己沉入尘埃

/吴谨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泉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晋江市作家协会主席。出过书,获过奖,入过选。现为某报副刊编辑,校园文化高级策划师。

收乌

他们用白布,拦截时间

叙事的过程,曲折而艰难

在白布上游动,停顿

他们用鱼肉瓜果,在案台上复制丰收

摇铃清脆,从火焰中脱逃

像一场善变的狂欢

他们善于布置一个天堂

都是叹息

长长的一声呼唤

安静躺下的人

仿佛醉倒在你身边

第三天,最后的一个吉日

是最后封上的一块红砖

白烛密布,烧毁搜索到的所有声音

寂静是锋利的

不需要用赞美来试着切割

他们围在一起,拼凑故往,消耗前程

用烛火抗拒消亡

他们善于制造悲伤

都是叹息

都有痕迹

在他们之间分段,定价

从未这么亲密

他们跟着摇铃,一个送一个

留下干净的案台,一炷香

在冲洗过的地面,铺上身影

他们善于诱捕和驱逐

/施勇猛,晋江龙湖镇人。现供职于爱乐集团。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晋江市蓝鲸诗社社长。作品散见于《文艺报》《福建文学》等报刊,获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奖等多种奖项。

雪落宏村

雪落在屋檐以及南湖的波光里

窗前铺开的宣纸,梅香点点挥洒

皖南的村庄,宁静点亮了夜晚的

炉火和沉沉睡去的人间

几段枯枝,几粒尘埃

往事是慢慢移动的温暖

雪覆盖下的宏村,仿佛深藏不露的秘密

而我漫游异乡,像一个心怀惭愧的夜归者

或者我早该放出心中的白马

只余暮色、灯火将我萦绕

/林娜,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晋江市蓝鲸诗社副社长兼秘书长,中国经典文化出版社编审,《中国诗歌民刊年选》《蓝鲸诗刊》编委。著有诗集《两个人的时光》。作品多次获省、市文学奖,入选《中国诗歌民刊年选》《福建诗歌精选》等选集。

喊山

从喉咙里奔涌而出的

不仅仅是一声呐喊

它擦过虚无溅起的星火

代替了翅膀,只有这个时刻

我能够挣脱众多的我

俯瞰春花秋月

我看见这金属质的声音

被远山送回,作为相赠之礼

它把路上摔倒的肉身搀扶起来

/柯秀贤,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绿风》《诗潮》《福建文学》《中国诗歌》等,偶成小集《透过玻璃窗》。

树不多看一眼

当我说我是一棵树,我是抬高自己还是

降低自己,还是无意中道破了天机

一棵树,有她自己的高度和生长节奏

甚至那些阳光和风雨,都为她专属订制

落脚进来的鸟,穿行而过的蝴蝶……

意外肯定不只这些

谁能预判一棵树,当她风光出嫁

是以神的木制雕像,还是以木凳子示人

树一年又一年

反复抱紧体内的年轮……

当我以一棵树,跟其他树,以及更多树

企图站在一起,树不多看一眼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