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话语 > 道歉的话 >

张明宝妻子电话道歉没人接 不敢面对受害者家属

时间:2019-05-16 01:52 点击:
张明宝妻子电话道歉没人接 不敢面对受害者家属

刘凤霞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梅建明 摄

刘凤霞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梅建明 摄


张明宝的妻子在亲戚的搀扶下走出法庭。范晓林 裴睿 摄

张明宝的妻子在亲戚的搀扶下走出法庭。范晓林 裴睿 摄


郑琳的父亲举着女儿女婿的婚纱照来到法院。范晓林 摄

郑琳的父亲举着女儿女婿的婚纱照来到法院。范晓林 摄


  “我不敢面对他们,不知如何应对”

  张明妻子说愧对受害人家属,丈夫毁了别人家,也毁了自己家

  梅建明 裴睿

  昨天上午9点多,醉酒后驾驶私家车在南京江宁区金盛路上酿成5死4伤惨剧的主角张明宝首次受审,在张明宝被羁押将近5个月后,同样作为一名间接受害者的张明宝的妻子、43岁的刘凤霞,在丈夫受审前一天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叙述了丈夫肇事后至今的痛苦心路历程。她流着眼泪一再哀求记者转达她一个请求,希望社会能给张明宝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我欠他们

  一个道歉

  “我丈夫从进去到现在,我一直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在里面过得怎么样?”刘凤霞说,有时想想也挺恨丈夫的,毁了别人幸福的家庭,也毁了自己幸福的家。深夜里,有时甚至想一死了之。

  “我一直对被我丈夫伤害的人心存愧疚,我也多次委托街道和社区处理事件的领导表达我的歉意。”对于外界指责她一直没有出面向受害者家属道歉,刘凤霞说,自己很害怕,对这样的事也不知如何应对,更担心面对受害者家属时,怕他们难以控制情绪,自己无法面对。”

  打电话道歉没人

  张明宝的妻子进入法院时,没有记者发现。庭审结束她走出法院大门时,立即受到了各路记者的围追堵截采访,张明宝的妻子在家人的陪同下准备打车离开现场,而所有的媒体记者也跟着紧追了过去,瞬时整条广州路立即堵塞起来,法院法警不得不一边拦住记者,一边帮助张明宝妻子打车离开现场。在坐上出租车前,张明宝的妻子对众多记者说,她在事后曾多次打电话到郑琳的家里,可是就是一直没人接听,她希望受害人的家属能原谅她,无论她做什么她都希望能弥补,可惜他们不原谅她。说完这句话,张明宝的妻子就钻进了出租车离开了现场,而她的亲属则还没来得及上车,一路追过去喊“她身上没钱!”

  “这5个月,我眼泪都流干了”

  在一位亲戚的家中,刘凤霞对记者说,“这些日子以来,我的眼泪都流干了,日子过得太艰难了。”刘凤霞说,为了偿付因丈夫惹祸而欠下的赔偿款,她四处奔走,筹凑款项。

  刘凤霞告诉记者,张明宝的父母均是孤儿,且均在早年过世。张明宝上有两个姐姐,但大姐几年前已去世,二姐夫在其事发之前数天,正好检查出患上了胃癌,又动了手术。“那段时间,我都快要崩溃了,每天上医院挂水,前后就我一个人忙里忙外,半个月就瘦了20多斤。”刘凤霞流着泪说,当时连帮忙的人都很少,什么事都要她自己处理。就是到了现在,每到晚上,她就睡不着觉,整夜失眠。“想得太多了,但又不能不想,就这么想着想着,就心酸,就失眠。”刘凤霞说。

  对于当地政府垫付的赔偿款300多万,刘凤霞称自己一直在努力寻求机会偿还。“三套房子和两辆车都交给政府了,由政府来处理。”在昨天法庭上,刘凤霞是第一次听说三套房产卖了110多万。刘凤霞说,当初的那辆肇事别克小轿车,现在仍然停在交警大队的停车场里。“如果可能,也要将这辆肇事车卖掉,多凑一点是一点。”

  “丈夫进去了,欠账难要”

  刘凤霞向记者证实,跟张明宝一直合作的一家公司,算下来,尚欠他们家500多万元,但自从张明宝被羁押后,刘凤霞找到这家公司,希望能支付相关的款项时,被对方以这笔债务需要审计为由,一拖再拖,没能要到一分钱。

  “以前都是我丈夫在外面打理,现在他进去了,轮到我到处找别人要钱,原本算好的账,又说要审计,到现在一分钱也没能要到手。”刘凤霞介绍说,张明宝跟对方合作了6年多,为了要钱,她是拿着算好的账单找对方要钱,但被推翻了。刘凤霞向记者回忆称,以前张明宝都是干一段时间,基本是到年终了,结算时,算一下工程量,以监理签字为准,扣去非常小的一部分,再通过内部协商,就能拿到几百万的工程款。但现在改为由她去讨要工程款时,对方却称需要审计,还告诉她,初步审计后,可能张明宝还倒欠该公司200万至300万元。

  “实在不行,只能通过起诉解决了,欠政府的钱不能不还。”刘凤霞说,没想到自己出去办事这么难,欠的钱没要回来,张明宝先前在外面欠钱的债主也找上门来,好在不多。但无论如何,所有这些欠的钱都要还掉。刘凤霞表示,欠了政府的钱,而政府相关人也了解了她家的情况,确实有一些外债没能要回来,但还是有偿还能力的,目前需要再等等。

  “希望社会给他一个机会”

  刘凤霞一直关注着相关媒体对丈夫张明宝的报道,她告诉记者,律师多次传达了丈夫的意思:“卖掉家里值钱的东西,尽最大努力赔偿受害者,偿还政府垫付的费用。”

  刘凤霞说,丈夫犯下了错,伤害了那么多人,社会影响也很不好,这些都是不能抹掉的事实。“我理解所有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心情,我丈夫也要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价,但同时,我也希望社会能给丈夫一个机会,看在他积极悔过的行为上,给他一个机会。”刘凤霞说着说着又流下了眼泪。

  本报记者 梅建明

  父亲庭外举着女儿女婿婚纱照

  “他们家人怎么就不能登门向孩子遗像鞠个躬?”

  昨日上午,在“6·30”惨祸中痛失孩子的康伟东、郑琳的父母等受害人家属早早来到南京中院参加旁听,尽管有在该案中受伤的伤者与张明宝达成谅解协议,但康伟东、郑琳的父母坚决表示不原谅,并要求法院判张明宝死刑。

  把儿子女儿照片捂在胸口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