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抗战图片 >

抗战英烈柏宪章后人盼其“回家”

时间:2019-05-17 10:50 点击:
2017.10.30每到逢年过节,烈士柏宪章后人只能对着一帧经历劫难留下来的照片遥寄哀思,他们心中是多么想为父亲、为爷爷、外公、祖祖扫墓……1938年淞沪战役以后,

柏家七子六人从军,柏宪章排行老三

民国时期,遵义老城子尹路上有一柏姓人家,祖上以产销酱醋实业起家,经过几代人苦苦经营渐成规模,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柏天顺”酱园,随着生意的不断扩大,家中人丁日益兴旺。1933年,在原有住房的基础上,柏家参考上海的各种西式楼房,新建了一座中西合璧的小洋房,即现在的遵义会议会址。这座小洋房的主持修建和出资者,就是柏宪章的父亲柏文俊(字杰生)。

柏宪章父亲柏杰生,共育有七子二女,办实业、兴义学,抗战期间因办“杰生小学”享誉遵义。柏杰生不受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请私塾先生为孩子们教授课程。此外,面对动荡时局,他先后送六个儿子进入武学堂或军官学校学习军事。在抗日战争时期,柏家的七个儿子中就有六个儿子从军奔赴抗日战场,其中牺牲两人、多人受伤。

抗日名将柏辉章是柏杰生的二子,1932年任国民革命军第25军第2师师长。在抗日战争期间,他率102师先后参加过上海苏州河、南京浦口、徐州战役、武汉万家岭等地的战役,指挥参加了长沙第一、二、三次长沙会战。

柏家的第三个儿子柏宪章则战死沙场尸首无存,资料记录只有省市文史资料和报刊上少量的记载和报道。记者只能通过采访其家人和本地历史学家进一步了解到柏宪章的生平事迹。

遵义抗敌救援会曾在协台坝广场为遵义参加抗日牺牲的子弟举行公祭,柏宪章的父亲柏杰生在公祭大会上发表了充满激情的演讲:余生于乱世之秋,国家积弱;年盛时,正值八国联军犯我中华,随后强邻丧德,鲸吞蚕食我国土,余未能持戈卫国,抱憾终身。故每以此意训子,翼能成我之志。吾子建臣(柏宪章),随兄报国,奔赴沙场,泣血淞沪,死战南京,捐躯徐州,为国成仁,成我未成之志,余亦复何悲痛哉……

抗战英烈柏宪章后人盼其“回家”

仅存的一张柏宪章照片

战死沙场尸首无存,钢笔套藏遗照

柏宪章(1903-1938),字建臣。1932年,考入贵州讲武学堂,毕业后入黔军,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副营长、304团副团长、干部大队大队长,师兵站站长等职。

据遵义会议纪念馆原副馆长、研究员、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学术顾问田兴咏介绍:1935年,中央军入黔整编黔军,黔军第二师易名陆军102师,柏宪章任干部大队中校大队长。抗日战争爆发后,102师开赴抗日前线,首战便参与了淞沪战役,在强渡苏州河时,遭遇日军右翼侧击,少校营长徐天植不幸阵亡后,柏宪章表现冷静勇敢,迅速接手指挥,率领部队先期突围。淞沪战役后,部队在开往徐州会战时,柏宪章改任师兵站站长,负责军需供应。

102师奉命从潼关紧急开赴豫东增援,全师官兵火速奔赴北砀山前线,适遇日军坂垣师团为切断第五战区的退路,便向102师发起猛烈攻击。敌我双方在砀山、苇楼、韩遂口一线展开了异常激烈的战斗,双方伤亡都较严重。

为了确保102师的补给,师部急电柏宪章速运弹药粮秣支前。柏宪章身为兵站站长,毅然决定由他率队押运满载军火的列车,从郑州东进支前,当列车开到车站时,突遭日军24架重型轰炸机的轮番狂轰滥炸。柏宪章不顾日机低空盘旋扫射轰炸,带领全站官兵抢救正燃烧着的军列时,突然一束弹片飞来,正中柏宪章,“102师一直驻扎在河南经扶,抗日战争爆发后要调去陕西继续打倭寇,我们这些家属被送回老家,我和兄弟随母亲回到遵义,再也没能见到父亲。”据柏义芳回忆,父亲柏宪章在世时,与家人聚少离多,父亲牺牲时,她只有十几岁。父亲牺牲后,母亲把一张父亲的遗照交给她要她好好保存。文革期间柏家因历史原因被冲击,在将全家解放前所有相片焚烧后,柏义芳把父亲的原照片认真修剪成比小指头还小的头像,放到钢笔套里保存起来,这一放就是数十年。

后人痛心遗憾,革命烈士无处追思

柏宪章牺牲后,经102师部报请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批准,授予柏宪章“抗日阵亡烈士”称号,并追授上校军衔,发给抚恤金。

柏宪章膝下一儿一女,女儿柏义芳和儿子柏思智在遵义读书时领取抚恤金,一直持续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解放后柏义芳随丈夫何其荣到湄潭县城学校教书至退休。1988年4月16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柏宪章为革命烈士,并颁发《革命烈士证明书》,以资褒扬。

柏宪章孙女何武告诉记者,1988年,外公的抗日革命烈士证书颁发下来后,遵义要写民国军政人物志,母亲自然成了被采访的对象。那时母亲才把外公柏宪章的相片从钢笔套里取出来,放在桌子上对她说:“这就是你的外公。”

“我当时非常好奇,想把照片仔细看清楚,但太小了,看不清外公的面孔,直到后来放大后印在书上,我才记住了外公的面容。”对于自己这个有着传奇色彩的外公,何武和兄弟姊妹8人,崇敬之余也有着疑惑,虽然抛洒忠骨留中原,何须马革裹尸还,但作为后人,他们该到哪儿祭奠外公?“不知母亲还能活多久,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给外公在遵义‘安家’,可儿孙们却一筹莫展,面对老人那失望的眼神时,我们感到很痛心。”

灵位现台忠烈祠,期盼烈士英灵归根

抗战英烈柏宪章后人盼其“回家”

民政部颁发的革命烈士证明书

2014年,柏宪章外孙女听朋友讲,在台北忠烈祠有外公柏宪章的灵位,2015年上半年,有朋友到台湾旅游,她就拜托朋友专程前往台北市民国革命忠烈祠查阅相关资料。经查,发现了柏宪章的灵位,在忠烈将士查询处输入“柏宪章”时显示出,柏宪章死难日期:民国27年5月1日;入祀年日:民国65年3月;牌位号码:J7—15;牌位地点:武烈祠。消息及照片传回遵义后,柏家激动万分。

记者了解到,忠烈祠位于台北圆山脚下,用来祭奠为国捐躯的将士和官兵。近年来,忠烈祠数度进入新闻视野,逐渐为大陆人知晓,有人还在那里寻找到了自己先人的灵牌。

“外公柏宪章已壮烈牺牲快80年了,至今还没有回到他的故乡,我们只能在心中默默凭吊。”何武说,当年外婆杨继贤日日盼望外公在家乡能有个衣冠冢,可是直到95岁去世时,也未能完成遗愿。父亲何其荣诞生于抗日烽火中,是杰生小学老校长,在百岁之时也没能见到岳父魂归故里,抱憾离世。

如今,柏义芳老人年事已高,行动不便,故不能前往台湾瞻仰灵位,只盼在有生之年,能够让父亲魂归故里,让更多遵义籍参加抗日战争血洒疆场的草鞋兵将士,都能回到遵义这片故土上。

注:参考《遵义民国军政人物》一书

原标题:抗战英烈柏宪章后人盼其“回家”笔盖里珍藏唯一照片

来源 |遵义日报

记者|陈果

抗战英烈柏宪章后人盼其“回家”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媒体转载、投稿、合作

抗战英烈柏宪章后人盼其“回家”

觉得不错记得点赞评论哦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