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解梦 > 梦的知识 >

民国知识人的新年梦想

时间:2019-06-11 16:26 点击:
1933年元旦,鲁迅在收到《东方杂志》新年特大号当天,就写下了《听说梦》一文,文中说:“记者的苦心,我是明白的,想必以为言论不自由,不如来说梦,而且与其说

我们在这里编选其中的一部分民国知识分子的“中国梦”(依原刊顺序)。八十多年后的今天,回头来看当年知识界大V们的“痴人说梦”,虽说到底是真梦,还是说谎,大概已经并不重要,但懒寻旧梦,还是免不了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民国知识人的新年梦想

本期“梦想的中国”专题的首页

○ 柳亚子中央监察委员

中国是世界的一部份,所以要有梦想中的未来中国,应该先有梦想中的未来世界。我梦想中的未来世界,是一个社会主义的大同世界,打破一切民族和阶级的区别,全世界成功一个大联邦。这大联邦内,没有金钱,没有铁血,没有家庭,没有监狱,也没有宗教;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一切平等,一切自由。而我们的中国呢,当然也是这大联邦内的一个部份,用不着多讲了。

○ 谢冰莹作家

梦是多么美丽而甜蜜呵,可怜我自从有了新思想到现在足足有十年了,在这十年中我整天整夜做着那样美丽而甜蜜的梦,虽然这梦我不知要到哪一天才清醒,要哪一天才实现,但我任然在继续着做。

我梦见一个没有国界、没有民族、没有阶级区别的大同世界:所有的人无论男女老幼都要工作,这工作是为他们自己,为他们自己的阶级,和整个的人类所需要而做的。他们过着很快乐的自由平等底生活,有书读,有游艺,有一定的休息时间,他们享受着自己所生产出来的一切权利。这里没有侵略,没有剥削,没有嫉妒和欺骗,没有战争和屠杀,有的是共同愉快的生活,努力前进的精神!互相版主,互相亲爱,全世界成了一个组织。而中国就是这一组织系统下的细胞之一,自然也就是没有国家,没有阶级,共同生产,共同消费的社会主义国家。

○ 徐悲鸿艺术家

在西安之西,忽成一八千里周围大湖。俾吾人游历新疆、青海,可以航行。湖中有小盗出没。又略卖违禁品,如鸦片之类,而吸着不甚多。湖流南下,直达洞庭,以其清澈,使扬子江水,及江浙海面,悉成蔚蓝之色。日本既占有北京,即迁都于彼。无端弃其帝制,弃其番语,与中国交涉合并。时白崇禧与蒋介石之孙,俱智勇足备,又同心协力,欲雪旧耻,此时中国已有近世组织,国人又诚心以实力助之……

○ 郑振铎燕京大学教授

我并没有什么梦想,我不相信有什么叫做“梦想”的。人类的生活是沿了必然的定律走去的。未来的中国,我以为,将是一个伟大的快乐的国土。因了我们的努力,我们将会把若干年帝国主义者们所给予我们的创痕与血迹,医涤得干干净净。我们将不再见什么帝国主义者们的兵舰与军队在中国内地及海边停留着。我们将建设了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的国家;个人为了群众而生存,群众也为了个人而生存。军阀的争斗,饥饿,水灾,以及一切苦难,都将成为过去的一个梦。这并不是什么“梦想”,我们努力,便没有什么不会实现的!而现在正是我们和一切恶魔苦斗的时候!

○ 巴金小说家

在现在的这种环境中,我连做梦也没有好的梦做,而且我也不能够拿梦来欺骗自己。“在这漫长的冬夜里”,我只感到冷,觉得饿,我只听见许多许多人的哭声。这些只能够使我做噩梦。

那些线装书,那些偶像,那些庙宇,那些军阀官僚,那些古董,那些传统……那一切所谓中国的古旧文化遮住了我的眼睛,使我看不见中国的未来,有一个时期使我甚至相信中国是没有未来的。所以在一篇小说里我曾写过这样的话:

“我们中国民族恐怕没有希望了,他已经是太衰老了。像这样古老的民族,如今世界上再寻不出第二个来。在我们中间并没有多少活力存在着,所以我们的青年是脆弱得很(我自己也是)。我们如果得不着新生,就会灭亡,灭亡而让位给他人。那黎明的将来是一定会到来的,我的理想并不是一个不可实现的幻梦。可悲的是也许我们中国民族会得不着新生。想到将来有一天世界上的人都会得着自由平等的幸福,而我们却在灭亡途中挣扎,终于逃不掉那悲惨的命运,这情形真可以使人痛心。为全人类的未来计,也许我们应该灭亡。但一想到我们这许多年的苦痛的经验,而且就我们中国人的地位来说,我们对这命运是不能够甘心的。……”

“我要努力奋斗,即使奋斗结果,我们依旧不免于灭亡,我们也应该奋斗。即使我们前面就立着坟墓,但在进坟墓以前我们还应该尽我们的力量去做一番事业。奋斗的生活毕竟是最美丽的生活,虽然里面也充满了痛苦。为了惧怕灭亡的命运,为了惧怕痛苦而去选取别的道路,求暂时的安舒的生活,那是懦夫。我们要宝爱痛苦。痛苦就是我们的力量,痛苦就是我们的骄傲。”

○ 郁达夫小说家

我只想中国人个个都不要钱,而只把他们的全部精力都用到发明、生产、互助,与有意义的牺牲上去。将来的中国,可以没有阶级,没有争夺,没有物质上得压迫,人人都没有,而且可以不要“私有财产”。至于无可奈何的特殊天才,也必须使它能成为公共的享有物,而不至于对大众没有裨益。譬如,天生的声学家,可以以他的歌唱,天生的画家,以他的美的制作,天生的美人,以他或她的美貌,等等,来公诸大众,而不至于辜负他们的天才。至于这一个乌托邦如何产生,如何组织,如何使它一定能于最短时期内实现,则问题又加大了,这一个短篇幅里说不胜说,而在这漫长的冬夜里,也有点不敢说。

○ 老舍小说家

我对中国将来的希望不大,在梦里也不常见着玫瑰色的国家。即使偶得一梦,甚是吉祥,又没有信梦的迷信。至于白天做梦。幻想天国降临,既不治自己的肚子饿,更无益于同胞李四或张三。拟个五年或十年计划,是谓有条有理,与中国逻辑根本不合,定会招爱国与卖国志士笑掉门牙。生为糊涂虫,死为糊涂鬼,糊涂的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大有希望,切勿着急。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天长地久,糊涂的是永生的,这是咱们。得了满洲,再灭了中国,春满乾坤,这是日本。揖让进退是古训,无抵抗主义是新民词,中华民国万岁!

○ 叶圣陶中学生杂志编辑

梦想里的未来的中国,描写起来只需简单的几条线条。个个人有饭吃,个个人有工作做,凡所吃的饭绝不是什么人的膏血,凡所做的工作绝不为充塞一个两个人的大肚皮。岂止是未来的中国,未来的世界,不应该这样么?中国地方什么时候会涌现这一幅图画呢?恐怕很遥远吧,遥远到不能“梦想”吧。

再来描写所谓“一个方面”者:“高等华人”绝迹……苍蝇声似的“文化”,“文化”之声绝于耳……“报销主义”断种……现在那些大学中学一起关掉——不多写了,原来是实现时期遥远到不能“梦想”的梦想,多写又有什么意思?

○ 钱君匋图案画家

未来的中国是一团糟,我深信着我的梦想是千真万确的,因为找目前的情形而看,而推测,要他不一团糟,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我们的生存的苦,将跟着逐渐加浓。

○ 徐调孚《东方杂志》文艺栏编辑

我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没有国学、国医、国术……国耻、国难等名词。

○ 张若谷《大晚报》记者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