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江淮文学┃读《太史公自序》有感 (随笔) 作者:唐锦禄

时间:2019-06-12 03:09 点击:
总第711期-第2033期 唐锦禄,笔名:翰儒,昭阳君,号:柳叶居士,江苏兴化人。中共党员,退休干部。长期从事文秘工作,亦有2000多篇散文、小说和诗歌等文学作品

总第711期 - 第2033期

唐锦禄,笔名:翰儒,昭阳君,号:柳叶居士,江苏兴化人。中共党员,退休干部。长期从事文秘工作,亦有2000多篇散文、小说和诗歌等文学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经济日报、法制日报、工人日报、解放日报和新华日报等省级以上主流媒体,且多有获奖!

JIANG HUAI WEN XUE

江淮文学┃读《太史公自序》有感 (随笔) 作者:唐锦禄

读《太史公自序》有感

作者 | 唐锦禄

在读《太史公自序》之前,我脑中司马迁的形象单薄可怜。似乎,那只是一个整日捧着一大堆古代文献伏案疾书的作家,有点像现在那些生活极不规律、整天赶稿的家居动物,所谓的〞坐家〞。甚至,我也会和诸多爱好码字者一起,在谈及他因〞李陵之祸〞而经历的特殊待遇时,带着某种轻浮的笑意。

那时,不懂得尊重他,只因那时并不了解他。其实现在,他作为一个早被历史封存的小史官,早已不知湮没何处,我也只能从少量记载中大致了解他的生平,不过终归是比单纯停留在他的屈辱史上要来得深刻些。

司马迁是一个怎样的人?

《报任安书》中的司马迁也许是他的本色展现。对于即将赴死的友人,难得地直抒胸臆。然而也许正是他在该文中的语气,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在我看来并不怎么全面的第一印象: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胸怀大志的大丈夫。这样的第一印象并非错误,只是显得过于强烈,甚至因为他在信中无法抑制的情绪宣泄显得刚直得过于机械。其实在我看来司马迁并不是一根硬似钢铁的〞苍茫天地〞中的〞骨〞,而是一根能屈能伸的软骨。我并不是说他没有骨气,我只是不认为他死板。

我不认为司马迁是一个头脑单纯的文人,或者只是一个正直得有些愚蠢的文官。

《太史公自序》中司马迁和壶遂的对话中,数次选择〞拐弯抹角〞而非〞直言不讳〞。这很明显地告诉我们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懂得语言的技巧。能在对话中有思考地决定,如何巧妙表述自己的想法却不给人留下把柄,这是需要智慧的,而且这样的应变能力体现了司马迁应该也是懂得圆滑处事的技巧的。

江淮文学┃读《太史公自序》有感 (随笔) 作者:唐锦禄

我不知司马迁与壶遂的一番对话发生在〞李陵之祸〞之前还是之后。如果是之前,那么可以证明司马迁处事的能力并不差。所以说,遭到〞李陵之祸〞也许只是他的一次判断失误,错误地以为自己找准了正确的说话时机。如果在之后,那么,也许司马迁的处事智慧也是因祸而得,因为受了伤,所以学聪明了,只因那屈辱来得太过残忍,他能忍受一次,但类似的情况他无法承受第二次。

司马迁,是一个用血谱曲的人。

人们总在分析司马迁的悲剧是时代悲剧还是性格悲剧,或者二者皆有。我想,人们或许想得太过复杂了。之所以我们会这样一本正经地去分析得条理清楚,只是因为我们把他作为一名历史人物来对待。我们看待他的眼光像是审视一件古董、静物而已。

其实,他只是一个平凡人。

错误了一次,便遭遇了大祸;缺寄托、有灵感、有责任、有理想,便写了《史记》。一切只是一个平凡人却有不平凡之处的人生笔记而已。

江淮文学┃读《太史公自序》有感 (随笔) 作者:唐锦禄

◎在路上(散文诗) 作者:唐锦禄

◎夏夜杂感(三章)作者:唐锦禄

◎七月的使命 作者:唐锦禄;朗诵:杨国祥

◎向日葵(组诗) 作者:唐锦禄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