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qq日志 > 空间文字 >

艺评空间扩容,艺评课纳入中学选修课体系,香港为艺评复兴的势能

时间:2019-06-12 03:18 点击:
大抵是去年巴塞尔艺术节骤然引爆了香港人的艺术品位和艺术诉求,不仅港岛南区、旺角中心区、油麻地中心区瞬间崛起多家画廊、艺术空间,对艺术作品的评弹和鉴赏之

原标题:艺评空间扩容,艺评课纳入中学选修课体系,香港为艺评复兴的势能蓄力

艺评空间扩容,艺评课纳入中学选修课体系,香港为艺评复兴的势能

香港艺评教育的起步、艺评篇幅的扩增、艺评种类的丰富、艺评受众的成长,都在预示着一个可观的未来。

香港艺评教育的起步、艺评篇幅的扩增、艺评种类的丰富、艺评受众的成长,都在预示着一个可观的未来。

1 .艺术鉴赏是艺评写作的起点。

1 .艺术鉴赏是艺评写作的起点。

2 .80多人的参会阵容,代表了香港本土艺评创作、鉴赏和阅读的兴趣峰值。

2 .80多人的参会阵容,代表了香港本土艺评创作、鉴赏和阅读的兴趣峰值。

3 .为呼应“全人教育”理念,香港中学全面铺开通识教育课程,而“通识”就包含“艺术鉴

3 .为呼应“全人教育”理念,香港中学全面铺开通识教育课程,而“通识”就包含“艺术鉴

赏”部分。

第肆佰叁拾玖期

香港艺评空间

大抵是去年巴塞尔艺术节骤然引爆了香港人的艺术品位和艺术诉求,不仅港岛南区、旺角中心区、油麻地中心区瞬间崛起多家画廊、艺术空间,对艺术作品的评弹和鉴赏之热也在香港的文艺圈子中兴起。与艺术的生长和发展并驾齐驱的,是那些描述、绘说艺术的文字和篇章———《信报》、《大公报》、《文汇报》等香港一线报纸上,艺术评论的篇幅开始由零碎的豆腐块生长为专栏和连载;投笔撰稿的艺术家,也尽力把自己抽象的艺术作品解码为普通读者能够看懂的文字语言;娱乐记者、影评人、 网友在face b ook和微博上不经意的一句牢骚,甚至也能构成一篇篇短小精悍的微艺评;而“艺评”的鉴赏和写作课程也被纳入到香港中学的选修课体系之中……种种迹象似乎表明香港不仅拥有艺术潜力,还在酝酿着巨大的艺评潜能。

力图将“艺评”从一个小众事物发酵为大众热点的,是4月26日上午在香港荷李活商业中心亚洲艺术文献库举行的《争持的建设:香港艺评的干戈空间》系列讲座。艺评人、教育工作者何庆基;《主场新闻》文化版策展人杨天帅;香港艺术家黄国才等与80多位观众会聚一堂,试图掀起一场言论的“干戈”,寻觅香港艺评的长远发展之路。

21世纪的水泥森林里,香港艺评人并不孤独

讲座现场,立场各异的意见和言论频频飞舞,时而迸出激烈的火药味。这样的讨论氛围,似乎也隐隐对应了讲座的主题:“干戈”。舆论市场中的激烈交锋,观点对峙时的无奈和喟叹,统统在这个只有3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浓缩。

“现在香港的艺评文字都是些什么人在操刀?很多时候可能是报社老总对一个娱乐记者的突然发话:你去采访那个艺术家,然后给他写篇评论吧。”香港艺术家黄国才用他惯有的黑色幽默调子,向南都记者描述了一个荒诞的场景:“可问题就来了,也许那个娱记之前就没看懂过该作者的任何一部艺术作品,也没有任何艺术鉴赏的基础知识,那他怎么借题发挥,即兴创作呢?”

作为香港本土目前红极一时的“85后”艺评写手,杨天帅坦言写艺评是一件兴趣大于回报的事情:“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不少艺术家和写手都面临着这样一种困境,如果你为媒体写艺评专栏,那么按字计量,你所得到的稿酬可谓‘杯水车薪’;但如果你为画廊、艺术空间的图录和画册撰写配文或前言,那稿费简直比媒体发稿要多出几十倍不止。在这种诱惑下,艺评人如何坚守自己的评论阵地?”于是,一部分“艺评”实际上成为了赞誉和推销性质的艺术软文,以花花绿绿的艺术画册为载体招摇过市,而真正见诸报端,以中立客观为准绳的艰深艺评,以“求俗”、“求趣”为阅读宗旨的香港人却往往只是一瞥而过。

不管黄国才、杨天帅口头上多么失望,他们和大部分听众都十分怀念的一个时间坐标,便是上世纪80年代———那个被称作香港影评黄金时代的岁月。彼时,香港最主流的精神文化产品便是粤语片,而传媒最乐于煽动的舆论交锋,也正是围绕粤语影片的影评论战,立场各异的影评各自在不同的媒体平台上掀起激烈骂战,往往成为电影炒作的一种典型手法,制造着“有钱看电影,没钱看热闹”的抓眼球效应。当时的“影评”几乎就囊括了“艺评”内涵的全部,也让港味风格的无厘头文字霎时成为华语文坛中的奇特景观,成为后来作家、写手争相效仿的模本。

但过去的一切并不都是美好的,沉浸于历史缅怀的情绪,很容易让人忽略甚至扭曲当代的精彩。毋庸置疑,如今香港艺评并非只有“影评”,形式和内涵早已今非昔比,在这个自媒体创作与数码技术齐飞的时代,任何影像制品、视觉艺术都有与它相对应的评论门类,尽管艺术家、媒体工作者一再挖苦、诟病当今香港的艺评环境,但他们无可否认的一个现实却是,香港艺评的受众正在激增,鉴赏水平也在上浮。

“20年前举办这样的艺评论坛,估计没有一个人会参加,而今天竟然来了80多个人,这也是种进步。”黄国才的口吻有些唏嘘。虽然这算不上什么文化名流的高端会话,但这80多人的参会阵容,却已代表了香港本土艺评创作、鉴赏和阅读的兴趣峰值———原来在21世纪的水泥森林里,艺评人也并不孤独。

“贾选凝事件”是香港艺评演变为公共议题的经典样本

2013年年初,香港艺术发展局首次推出“A D C艺评奖”,意在奖励、嘉许优秀的艺评文章,挖掘极具潜力的本土艺评人。原籍北京的香港媒体人贾选凝以《从透视港产片的焦虑》一文获选金奖。谁知,这篇将矛头直指香港影片低俗化现状的尖锐文字,竟引发了全港影迷的强烈反弹,一个单纯的奖项评选霎时演变为复杂的公共事件。

贾选凝在获奖文章中对《低俗喜剧》的批评,没有给知名导演彭浩翔情面:“对于文化艺术创作者而言,比创作能力更重要的,是怎样用作品诠释人性、关怀现实。但《低俗喜剧》却无疑作出了一个畸形的示范。影片摆出‘电影良心’的姿态,看似通片都在讲电影人为本土电影的‘牺牲’,但实际上是以一种毫无承担的创作姿态去伤害电影。‘纯正港片’的概念被偷换成‘叁级片’,港式幽默被偷换成重口味、贱格与刻薄,而‘电影梦’更偷梁换柱成‘开工大过天’的急功近利。”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