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格律诗 >

格律竟成了治疗新诗的灵丹妙药?!

时间:2019-06-12 10:29 点击:
近十来年,新诗景况的确不妙:虽然作品甚多而且“大奖”频频,可是具有感染力、启发性的真诗少之又少,其中的“梨花体”、“羊羔体”式的无关痛痒的分行文字,还

近十来年,新诗景况的确不妙:虽然作品甚多而且“大奖”频频,可是具有感染力、启发性的真诗少之又少,其中的“梨花体”、“羊羔体”式的无关痛痒的分行文字,还成了令人想笑却笑不起来的“笑话”,导致新诗的声誉大减。朱文直率地揭露真相,痛陈弊患,确是有胆有识。但也许由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缘故,将“笑话”覆盖整个新诗领域,那就有失偏颇矣!朱文还将当下新诗的弊患归咎于“自由”——没有格律,认为它“是一杆没有准星的枪”,“无需用瞄准,只管打就是,打到哪儿算哪儿”。

原标题:格律竟成了治疗新诗的灵丹妙药?!

□杨光治

近日读了朱子庆先生发表于9月27日《羊城晚报》人文周刊评论版上的《当下新诗为何总是闹笑话》(下称“朱文”》)一文,颇有感想。

近十来年,新诗景况的确不妙:虽然作品甚多而且“大奖”频频,可是具有感染力、启发性的真诗少之又少,其中的“梨花体”、“羊羔体”式的无关痛痒的分行文字,还成了令人想笑却笑不起来的“笑话”,导致新诗的声誉大减。朱文直率地揭露真相,痛陈弊患,确是有胆有识。但也许由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缘故,将“笑话”覆盖整个新诗领域,那就有失偏颇矣!朱文还将当下新诗的弊患归咎于“自由”——没有格律,认为它“是一杆没有准星的枪”,“无需用瞄准,只管打就是,打到哪儿算哪儿”。

诗歌创作与“自由”截然对立,此论笔者实在不敢苟同。事实上,没有“准星”的新诗自开创以来,优秀之作不少。诗的好劣并不决定于是否具有格律这个“准星”,而决定于是否有真情至感,是否能灵巧地驰骋形象思维。

朱文认定“旧体诗的形式格律,力行就能尽善尽美”,将格律的重要性抬得太高了。其实,格律绝对不是诗歌优劣的决定因素。唐朝崔颢的《黄鹤楼》不合格律,但广为传诵,南唐卢郢的《黄鹤楼》虽完全符合格律,但其影响远不及崔诗。据笔者了解,现今人们写作旧体诗词,大都认真追求格律,持着有“准星”的“枪”——遗憾的是,由于技法不精或目标不对,因此近似“笑话”的货色也甚多。

朱文说:旧体诗的形式格律“装饰了诗的声韵、意态美”。说得对!而且还应当增加一点——促使作品精练化。但朱文进一步说,格律能够 “穷尽形态反逼诗人交出内心、交出体验, 从而催生和幻构了汉诗特有的艺术意趣和意境”,意是一旦掌握格律,就可以成为优秀诗人、词家,此说则近乎天方夜谭。其实,诗人是否交出内心、交出体验,完全是由诗人的主观意识、创作态度来决定的;能否营造“汉诗特有的艺术意趣和意境”,则与诗人的修养、情趣和艺术功力的高低密切相关。

近代曾有名人指出:“这种体裁(指旧体诗)束缚思想”,对此古人也深有体会,因而想出了变通的办法,如规定某些句式的平仄可以“拗救”,可以“一三五不论”等。如果我们在创作时为了遵守格律而伤害情意,那就得不偿失。所以马凯先生提出“容正求变”,“即尽可能地遵循’正体’——严格的诗词格律规则,同时又允许有‘变格’”的主张。这就是要求给予格律诗创作一些“自由”。聂绀驽的作品很多都不遵照格律 ,采用“半自由”的手法来写,却被众口交誉,这一事实值得我们思索。

杨光治

格律竟成了治疗新诗的灵丹妙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