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哲理故事 >

他最后的日子寄寓于“民间故事”

时间:2019-06-12 18:58 点击:
陈白一之子陈明四说,父亲在最后的日子,用心最多的是“民间故事”系列作品。这些作品以李白醉酒、司马光砸缸、猪八戒背媳妇等民间故事以及龟兔赛跑、守株待兔等

原标题:他最后的日子寄寓于“民间故事”

著名画家陈白一生前照片。图/IC

著名画家陈白一生前照片。图/IC

清明,一个关乎生命关怀的节日。我们用纪念其结束来提醒自己和他人珍重现存。

老画家的离去,留给我们传承的是一幅幅经典的作品以及他勇于突破的艺术精神。耄耋老夫妇同日离世,让后人记住的不仅仅是一个忌日,还有他们对生死相依73年的婚姻的忠贞。

当亲人离去,我们不止于悲伤,我们有义务带着这份生命体验继续前行。

本报记者徐海瑞 长沙报道

2013年10月10日,87岁高龄的陈白一出现在长沙文萃报美术馆,参加《中国工笔画的现代转型——陈白一艺术观念与绘画创作研究》新书首发式及“陈白一先生艺术资料文献展”开幕式。

在湖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旷小津的印象中,“当时陈老还很精神,总是笑呵呵地跟人们打招呼。”让大家遗憾的是,仅仅5个月后,陈老便离开人世。

今日(4月4日)上午,陈白一遗体告别仪式将在长沙明阳山殡仪馆明德厅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书画家们将为这位“中国工笔画转型第一人”送行。

画出哲理故事,让更多人学习

2013年的“陈白一先生艺术资料文献展”开幕式,是陈白一最后一次公开出席活动。湖南省文联老干办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2014年春节刚过,陈白一的身体便出现状况,“大概是刚过完元宵节,陈老就住院了。”

陈白一住院一周后,省文联老干办的几位同事前往看望,“当时的情况已经比较严重,说不出话来。”这样的状况令旷小津感到惊讶,“陈老身体一直挺好的,去年还一直坚持创作,或许的确因为高龄的原因,一病就病倒了。”

旷小津说,4月1日,就是陈老离世的前一天,省美协主席团成员还前往医院看望。

“他已经不能说话,但意识是清醒的,手也会时不时动一下。”旷小津介绍,尽管大家觉得陈老身体状况并不好,“但却没有想到,他在一天后就走了”。

陈白一之子陈明四说,父亲在最后的日子,用心最多的是“民间故事”系列作品。这些作品以李白醉酒、司马光砸缸、猪八戒背媳妇等民间故事以及龟兔赛跑、守株待兔等寓言故事为题材,“耗费了父亲的大量精力,他希望把中国文化中富有教育意义的哲理故事画出来,让更多的人来学习。”

不设条条框框,创作接近现实

陈家可谓“艺术之家”,其子陈明

大、陈明四、儿媳陈立芳在湖南美术界颇有名气。陈白一生前曾告诉记者,孩子们选择艺术道路,并非他主动引导,而是出于自己的喜好。

对此,陈明四也认为,父亲对于后辈的教育非常开明,“不会强求我们做什么”。陈明四说,在艺术创作方面,陈白一从不设置条条框框,从不限制创作风格。

正因为不设框框,陈家后人的作品,也都各有特色,充满新意。而对于陈白一的创作而言,也是因此而备受推崇。早在1940年代,陈白一便对中国工笔画“才子佳人”的单调题材提出了批评,并将自己投向生活,从中取材,创作了大量贴近现实的作品。

旷小津说,4月4日上午将在明阳山殡仪馆明德厅举行的陈白一遗体告别仪式,届时,来自全国各地的书画家们将一同为陈老送行。在此之后,湖南省美协还将择期举办陈老追思会,邀请业内同仁追述陈老生前的故事,并让后人从中学习借鉴。

生死相依

走过73年婚姻,老夫妇同日离世

后人将把两老合葬于同一墓穴,以完成他们生死不离的遗愿

本报娄底讯4月1日晚,涟源市金石镇白云村一对高龄老夫妇在两个小时内相继离世,走完了他们整整73年平平淡淡、却始终相敬相爱、不离不弃的婚姻生活。

妻子李仁二享年88岁,丈夫曾连丰享年92岁。两位老人年龄相加,整整180岁。两位老人共育有六儿一女,儿孙满堂。他们最大的儿子曾良胜今年已68岁,最小的儿子也已满56岁。

4月2日,曾家人介绍,李仁二15岁即进入曾家为媳,至过世时,已陪伴曾连丰走过了整整73年的风雨人生。无论在解放前的动荡岁月,还是解放后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两老都是相互关爱,不离不弃。

曾连丰的孙子曾双术说,从3月13日起,他爷爷才开始卧床不起。之前,老人的身体很硬朗,每天能吃一大菜碗饭。就在去年,老人掉到塘里,还是自己游上来的。

躺到床上的第二日,老人便要家人打电话通知在外所有的子孙赶回来,“他说自己这一次是真的要走了,并说要带我奶奶一起走。”

最后的日子,李仁二坚持每天晚上要陪着老伴睡。她怕晚辈瞌睡重,万一自己的老伴过世了都不知道时辰。所以,每天晚上,她都会将手搭在老伴的身上。

到临去世的前5天,李仁二又不能走路了。晚辈怕他们一个人先过世,另一个受不了打击,就将他们分隔到相邻的房间分睡。

4月1日晚上,李仁二老人身体出现异常,其子女则分别值守在二位老人的床边。7时14分,李仁二老人与世长辞。“我们将她遗体装殓好,才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爷爷。此时的爷爷已不能说话,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曾双术说,“然后,我看到他眼睛望着天花板,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很快,他的眼神变得非常暗淡,阖目长逝。”

“他过世时,刚好是9时14分,与我奶奶相隔整整两个钟头。可以说,我爷爷是没有带一丝遗憾、而且是带着幸福的微笑离世的。他与我奶奶,真的是生死与共的患难夫妻。”

曾双述说,他们将把爷爷奶奶葬于同一墓穴,以完成二老“生死不离”的遗愿。     通讯员欧阳霞林

见惯生死

墓地管理员刘博:我是一名“尽孝人”

本报长沙讯刘博今年34岁,是一个2岁女儿的父亲。他曾经对自己的职业讳莫如深。亲友聚会时,工作来电,他会走出门外才接听电话。他的头衔是“墓地管理员”。

刘博2003年毕业,自2005年起,他在金陵城市绿化墓园工作了近9年。

他认为自己是一名“服务者”、“尽孝人”:为长沙金陵城市绿化墓园6万余名逝者家属尽孝道。

3月31日,在金陵城市绿化墓园,刘博提着一个铁桶,手持一块白色抹布,俯身弯腰擦拭墓碑。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不放过每个角落,这是每月一次的例行工作。

每一座墓碑,写着一串数字,从生到死。他每擦一座墓碑,都会有意无意计算逝者的年龄,“有八九十岁就去世的,也有很多年纪轻轻就走了,墓碑照片还是一张很幼稚的脸。”

他说话不多,“性格比较内向”是他对自己的评价。来到墓园后,他更静了。“见了太多的死亡,我们都会非常珍惜生命,不会尝试危害生命的事情,甚至对家人也会更加宽容。”

3月31日,离4月5日的清明节越来越近,前往陵园祭扫的人也越来越多。他擦拭完墓碑,回到办公室。两位女士向他询问墓地价格和位置。

两位市民在不同墓碑型号和位置之间犹豫着。他静静地站着,双手交握,自然放在胸前,不主动插话。市民指着一款墓碑,问,“这里风水好不好,是不是靠水好一点。”

他迟疑了一下,说:“这个地方环境不错,视野好,而且常年会播放音乐。”

“那风水呢?”市民继续追问。他说,“其实主要考虑环境,如果要说风水,可以稍微介绍一下。”

“明山暗水,藏风聚气”等一些词语从他嘴里蹦了出来。但他不会主动给前来的市民提起风水,“自然环境好,服务好更重要。”

“很多人选墓地,其实是选一种心理感受,能在这里有温暖和家的感觉,就愿意把亲人托付在这里。”这是他工作11年后的总结。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