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学习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解梦 > 梦的知识 >

一群安全码农的公益梦:两年协助找回三千孩子,大力普及禁毒知识

时间:2019-06-14 14:27 点击:
2017年10月,得知这一公益项目要实现的是青少年禁毒知识的普及教育,千剑当即决定加入志愿者队伍,并且要全力以赴做好。 公益项目的工作量不能计入员工KPI绩效考核,也不能占用工作时间。“既然答应了,就得兑现承诺。”千剑说。 2017年11月,来自阿里巴巴

2017年10月,得知这一公益项目要实现的是青少年禁毒知识的普及教育,千剑当即决定加入志愿者队伍,并且要全力以赴做好。

公益项目的工作量不能计入员工KPI绩效考核,也不能占用工作时间。“既然答应了,就得兑现承诺。”千剑说。

2017年11月,来自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阿里云、钉钉、优酷等团队的18名志愿者们迅速集结,开始了前期系统搭建工作。

不能借助阿里内部任何的工具、流程、已有的软件,这就意味着所有的东西都要从头开始。千剑说,整个团队就像一个初创公司一样,最初什么都没有,从本地开发环境、产品架构、代码、脚本,滚雪球似的一步一步去搭建完善整个系统。

一群安全码农的公益梦:两年协助找回三千孩子,大力普及禁毒知识

阿里巴巴“青骄第二课堂”公益项目。

项目从无到有,就意味着投入更多的精力。每天要完成正常的工作都要忙到晚上9点,对于千剑和参与这个项目的其他志愿者们来说,真正可以利用的业余时间并不多,在最初项目搭建过程中,志愿者们每个人都要忙到凌晨一两点钟,周末基本上也没有休息时间。

“大家都有一腔热血,希望这个公益项目能够在我们手上做好。”千剑说。

嘉影也是整个项目志愿者之一,从决定参与项目时,嘉影就明白,要靠个人意愿支撑完成整个项目,也保证足够多的经历和时间去投入。

“压力还挺大的,整个团队成员来自不同部门,很多人都没有见过面,大家聚在一起朝着一个方向努力。”嘉影说。

时间挤挤总会有的

深夜,曾带给龙明和铁花无数的灵感,他们敲打键盘,为的是那些在小区门口、灌木丛内、网吧里、车站旁失踪的孩子们,一行行代码的运行就能为失踪儿童找到回家的路,增添更多的可能。

“时间挤挤总会有的。”两位话不太多的工程师谈到做公益志愿者,不约而同脱口而出。他们是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的安全专家,也是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这一公益项目的志愿者,。

2015年9月10日,阿里巴巴16周年纪念日当天,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通过全员邮件发出“每人每年公益3小时”的倡导。

彼时,龙明和铁花正在日常工作中为阿里经济体内庞大的用户群体提供网络安全防护,他们的工作、生活与打拐并无交集。

2015年11月,阿里巴巴成立打拐办,多名阿里巴巴安全技术专家自愿报名加入到这个公益项目团队,龙明和铁花就在其中。

“一开始只有初步的想法,需要一步步抽丝剥茧。”公益事业,并不等于简单劳动。经过多天的头脑风暴和方案碰撞,最终打拐办决定帮助公安打拐刑警设计一个在移动端就能操作的工作平台——一旦发现有孩子丢了,警方在钉钉上就能及时发布寻人信息,通过多个APP及时传播给公众,发动更多人帮忙找人。

熬夜,加班,上百个小时、数月的埋头苦干,基于钉钉平台的“团圆”系统雏形初现,“互联网+打拐”的模式逐渐从无到,慢慢成熟。2016年5月15日,阿里巴巴和公安部合作的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正式上线。

一群安全码农的公益梦:两年协助找回三千孩子,大力普及禁毒知识

“青骄第二课堂”项目成员在第二期启动会议上。

“时间挤挤总会有的嘛。”铁花很坦诚。

龙明对其中的得失也看得很清楚,“我觉得没什么,确定了要做这件事,该熬夜的熬夜,要牺牲休息陪家人的时间,但也是有意义的。”

铁花不喜欢用“坚持”来形容自己一直在做的这份公益事业,"坚持"听上去好像做这件事很辛苦。”

在铁花看来,两年多来,开发维护升级“团圆”系统已经成为他工作中的肌肉记忆,“是一直在做,不能丢的习惯。”

孩子丢了就是天塌了

2016年,和“团圆”系统一起诞生的,还有龙明的宝宝。“80后”的他初为人父,他坦言,“那个时候宝宝还那么小,对于孩子失踪这件事感触还没有那么深”。

如今,宝宝已经快两岁了,这位内敛的工程师不敢想象孩子失踪的情形。“孩子丢了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简直就是天塌了。”他说。

“以后孩子大了我会告诉他爸爸在做这个公益项目,他肯定也会觉得爸爸做的这件事情非常棒。”龙明的语气里带着自豪。

公安部刑侦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5月15日,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共发布3053名儿童失踪信息,找回儿童2980名,找回率为97.6%,其中,离家出走儿童1705名、迷路走失儿童424名、溺水等意外身亡儿童140名、解救被拐卖儿童48名。

一群安全码农的公益梦:两年协助找回三千孩子,大力普及禁毒知识

“团圆”项目团队。

2018年5月24日,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四期正式上线,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和普通人参与到帮助失踪儿童回家的队伍中,甚至铁花自己都收到很多求助信息,而团圆系统让“一旦发现孩子失踪应当第一时间报警”成为一种信念。

在“幕后”的工程师龙明不直接处理儿童失踪的消息,容易没有实感。“大约一年前了解到一个案例,警察收到小孩丢失的消息,一个小时不到就接到网管的电话,说发现走丢的小孩就在自家网吧打游戏。”他回忆说,那个时候感觉“团圆”系统真正帮助到了失踪的小孩和丢失小孩的家庭。

8月1日上午10时12分,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上发布消息: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13岁女孩于昨天13时走失。急寻李某某,短发,2018年7月31日中午12时许,铺镇新安村七组…如有线索,请迅速与警方联系。

当天下午,该平台更新:2018年8月1日12时35分许,李某某自己回到汉中市汉台区铺镇新安村七组家中,走失人员李某某系自己乘坐809公交车到汉中新桥骨科医院附近玩耍,期间未受到不法侵害。

如今,从孩子失踪到孩子找到后的失踪原因和是否受到不法侵害等一系列信息,都在“团圆”系统上完整记录并及时通过各类APP及时推送。

大数据、云计算……不断将新功能上线、更新,只为提升效率,在最短时间内寻找到失踪儿童,龙明、铁花和更多志愿者们会持续推动这份公益事业的发展。

2亿多学生群体,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团圆系统的成功,让更多人看到了“互联网+”的力量。为了克服过去禁毒教育的分散性、碎片化且有效性无法评估等困境,2017年10月,国家禁毒办找到阿里安全部门,希望搭建一个线上禁毒教育平台,通过“互联网+禁毒教育”的创新模式,向全国2亿青少年提供科学系统的毒品预防教育知识,此前他们尝试在社会上招募各类技术公司搭建,却被告知“无法实现”。

而对于青少年这样一个群体普及宣传教育的重要性,千剑早已有更深的体会。

2016年8月,大学生徐玉玉因遭遇电话诈骗,心脏骤停,不幸离世。“觉得很可惜,如果青少年群体能学习到一些防骗知识,或许可以避免这样的悲剧。”千剑说。

如何将项目需求转换为实际的产品,这是整个项目团队在设计产品时考虑最多的问题。“既不能做的太呆板,又要能够贴合学生的喜好,呈现现出一种相对活泼的、青少年喜闻乐见的形式。”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